民間故事:書生追求寡婦被拒,深夜「趴窗戶」看到怪事,寡婦:別聲張

明朝正德年間,太原府有個馬圈溝村,村裡有一個叫馬德正的讀書人。馬德正從小就很聰明,學堂裡的老師對他很是器重,說他將來最少也會考個舉人。馬德正18歲就中了秀才,但是後來連續考5次,都沒有考中舉人。

倒不是他的天賦不夠,而是他的家庭條件太差,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讓他在考試的時候,一直處于失神的狀態。

馬德正的父親曾經是一名商人,家裡很有錢。但是在馬德正19歲的時候,父親遭人陷害,被關進了監獄,不久後就莫名其妙地病死了,所有的家產都被沒收了。

馬德正的母親受不了這個打擊,也得了一場大病,一年後就死了。馬秀才孤身一人,只能在破敗的祖屋中,勉強度日。

馬秀才原本跟李員外的女兒定了親,後來馬家遭難,李員外逼著馬德正退了婚。因此,到了28歲的時候,馬德正還沒有結婚。

按理說,馬德正好歹也是個秀才,朝廷還是多少有點優待,他不至于娶不到老婆。但是,馬德正雖然是個窮酸秀才,但是他的眼光高,普通的農村姑娘他看不上。但是有錢人家的千金,又看不上馬秀才的窮酸相。

等過了28歲以後,馬秀才深感科舉無望,也開始著急自己的婚事了。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暫時沒有辦法光宗耀祖,但是絕不能讓老馬家斷了香火。

這時,馬德正就不得不降低了自己的擇偶標準,他也不求是不是黃花閨女了,退而求其次,只要對方好看,哪怕是個寡婦,他都願意。

馬秀才之所以這麼考慮,是因為他已經有了追求的人選。

村子裡有個叫張采荷的寡婦,當時剛剛23歲,長得非常漂亮。張采荷17歲就嫁到了馬圈溝村,不到一年,她的丈夫就病死了。

張采荷給丈夫守了三年的孝,原打算改嫁,卻有人傳言說她是白虎,專門克夫,因此沒人願意娶她。好在張采荷的丈夫生前是個商人,留下了不菲的財產,張寡婦倒也不用為生計發愁,就這麼一天天地過著孤獨的生活。

張寡婦也知道自己顏值高,並引以為傲,總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期待早一點把自己嫁出去。當時,村子裡都是些凡夫俗子,沒有降龍伏虎的本事,不想招惹她,生怕一旦沾上就會害了自己的性命。

馬秀才當然也聽聞過關于張寡婦的流言蜚語,對她的長相更是滿意。馬秀才畢竟是個讀書人,他可不迷信,不信夫婦相克的說法,于是起了要娶張寡婦為妻的念頭。畢竟這張寡婦很有錢,關鍵是她還沒生過孩子。

這天,張寡婦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背著一個籃子,一人到後山摘蘑菇。去了回到了山上。馬秀才悄無聲息地跟在她身後,看著她走進一片樹林,摘了一株蘑菇。

過了一會兒,馬秀才裝作無意中路過的樣子,口中念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張寡婦聽到聲音,起身一看,原來是馬秀才,就跟他打招呼:「馬秀才,你這是要到哪裡去?你念的是什麼詩,我怎麼聽不懂?」

馬秀才裝出驚訝的樣子,說:「哦,是張姐啊,你一個人在山上摘蘑菇嗎?剛才我念的是《詩經》裡的詞,你可能不太好懂,那我給你說個白話的。張姐,你臉上有點東西?」

張寡婦緊張地摸了摸臉,連忙問道:「什麼東西?」

馬秀才笑嘻嘻地回答道:「有點漂亮。」

張寡婦頓時臉一紅,「你……這個秀才,原來也是個不正經的人。」

馬秀才繼續說道:「張姐,你屬什麼?」

張寡婦不解地說:「我屬兔的,怎麼了?」

馬秀才一本正經地說道:「不,你屬于我!」

張寡婦捂著嘴笑了起來,扭動著纖細的腰肢:「死相!我算是明白了,你馬秀才這是思春了啊!我就是個寡婦,你還是找個小女生去撩吧。聽說,這山中有不少妖女,據說都是美女,你可曾見過?」

馬秀才笑著說:「在我心裡,狐狸精都不如你漂亮,我就是喜歡你!」

「秀才哥,你這是看上我了?難道要娶我?但我是個寡婦,怎麼能配得上你這樣的秀才郎呢,你還是去找個黃花大閨女吧!」

馬秀才老臉一紅,道:「別,別,別,老妹,只要是你點頭,我就讓媒人去提親。」

張寡婦大喜過望,但隨即就皺起了眉頭:「不是我不想,而是我怕我會毀了你,我也不想傷害你,你讓我想一想,我們以後再談!」

馬秀才一聽,心都涼了半截,他放下身段去追求一個寡婦,卻被拒絕了。他羞愧得不得了,對著張寡婦拱了拱手,沒好意思在山上玩,就往家裡走。

夜晚,馬秀才滿腦子都是白天的事情,不能專心讀書,也不能入睡。他忽然靈機一動,難道這女子有人了?所以才拒絕了他。既然這樣,那就去看看,是被誰截胡了。

馬秀才尋來一張黑布,捂住臉,借著月色,悄悄來到了張寡婦的院子。只見屋內燈火通明,隱隱傳來男子的說話聲。

馬秀才恨得牙癢癢,他從院門上抄起一根棍子,翻過院牆,來到張寡婦的院子。

馬秀才鬼鬼祟祟地趴到視窗根底下,他暗自惱火,這張寡婦怎麼這麼不要臉,居然在背後幹出這樣的事情來。那個和她在一起的人是誰?

馬秀才用手沾了沾口水,在窗戶上戳了一個小孔,然後往裡面看了一眼。

這一看可不得了,馬秀才嚇得兩腿一哆嗦,險些喊出聲音來,他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

只見屋裡,一個長著牛頭的怪物,坐在桌前,桌上擺著豐盛的美酒佳餚,和張寡婦有說有笑地吃著。張寡婦絲毫不懼,反而很熱情地跟牛頭怪碰杯。

這牛頭人很是討厭,連灌了好幾杯酒,就抱著張寡婦,開始親昵起來。馬秀才嚇得雙腿直哆嗦,不敢多看,趕緊往後退了幾步,想要爬牆而出。

馬秀才剛翻過圍牆,忽然一個踉蹌,跌倒在地,不由得驚呼出聲。

「外面有人?你稍等,俺老牛去把他給吃了,免得他說漏了嘴,引來道人。」

張寡婦嬌聲道:「哪有人?一條野貓而已!你先喝點酒,我這就去把這只貓趕走,然後我再和郎君好好喝一杯!」

那牛頭人坐了下來,繼續喝酒,張寡婦打開了房門,向院子裡走去。

張寡婦一看蒙面人,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她連忙扶起馬秀才,將他拖到了院子門口,這才推開門,低聲道:「你先去,我自有法子,你別亂來,免得惹來殺身之禍!」

馬秀才心中感激不盡,躬身一拜,匆匆回到家裡,心有餘悸地反鎖上了房門。

一個多月後的一個夜裡,張寡婦的家裡發生了一場火災,一聲聲牛地慘叫從屋裡傳出來。村民們看到這一幕,紛紛沖了過來,想要救火。

此時,只見張寡婦正站在院門前,對著村人說:「是我放的火,屋子裡有一隻牛怪,這只野女是個瘋子,我只好燒他。」

村民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過了一會兒,屋內的叫聲越來越小,烤肉的味道也越來越濃。第二天,村子裡的人來收拾殘破的房子,在裡面找到了一隻大野女,已經變成了一隻烤好的野女,張寡婦讓馬秀才將烤牛肉切成了一塊塊,分給各家各戶。

原來幾個月前,這只牛妖在深山中,找到了美麗的張寡婦,便跟蹤到了她的家裡,強迫了她。牛妖揚言,如果她不答應,就把全村的人給生吞活剝了。為了全村人的安全,她不得不同意。

但張寡婦卻是個聰明人,故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為他準備美酒佳餚,不停地讓牛怪耗費精力,看他日漸消瘦,就去城裡買些補品。

這頭牛已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張寡婦昨晚就給他吃了一些「補品」,說是可以補氣,這頭牛也沒多想,全部吃了。

這一次,牛怪終于筋疲力盡,倒在了床上,陷入了沉睡之中。張寡婦用一根鐵索將這頭大牛捆在了床上,隨後一把火燒了起來。

就這樣,張寡婦給全村人做了一頓豐盛的烤牛肉。

處理完這頭牛怪後,她知道自己的名聲也毀了,準備搬回娘家。這時馬秀才叫住了她,他對這個女子十分欽佩,打定主意要娶她。

這一次,張寡婦欣然同意,二人很快就結了婚,成為一對恩愛的夫婦,生活得很是快樂。

牛妖雖然力氣大,但腦子不好使,最後死在了張寡婦的算計之下,也算是罪有應得。

在牛妖的威脅下,張寡婦表面上服軟,實則暗中使詐,坑殺了這頭牛怪,保全了全村人的性命,所有人都得感謝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