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書生考中狀元,帶著「嬌妻和幼子」回家,母親嚇得臉色蒼白

故事發生在宋仁宗天聖二年,元州府錦陽縣有一個名叫晏仕臣的書生。晏仕臣出生在一個貧苦之家,父親在他三歲那年便因病去世,晏仕臣便和母親柳氏相依為命過日子。柳氏靠著給地主家洗衣過活,等晏仕臣長到八九歲時,便學會替母親分擔家務。

柳氏常常教導晏仕臣只有讀書學習才能出人頭地,晏仕臣十分刻苦,常常是讀書至深夜。後來家中的書都讀完了,晏仕臣便主動替地主家放牛,連工錢都不要,只希望地主能讓他有書讀就行。

時光荏苒,轉眼又過了七八年,晏仕臣長成一個大小夥子,眉清目秀氣宇軒昂。到了這年的元宵燈會,晏仕臣閑來無事,便到城裡去逛廟會猜燈謎。晏仕臣當時只顧著琢磨燈謎,不小心和一個女子撞了個滿懷。

只見眼前這女子有閉月羞花之容,端莊大方嬌羞可愛。晏仕臣急忙抱拳施禮:「小生只顧低頭琢磨燈謎,無意衝撞了小姐,請小姐恕罪。」眼前那女子瞅著晏仕臣微微一笑,臉頰通紅。其實在方才,那女子也打量了晏仕臣一番,只見晏仕臣一表人才,著實是個俊公子。

這時,那小姐旁邊的丫環笑著說道:「那就罰你陪我們家小姐一起賞花燈,如何?」這時那小姐故作嗔怪說道:「如花,就你多嘴!」晏仕臣說道:「能與小姐共賞花燈,小生榮幸之至。」三人便沿著廟會觀賞花燈,晏仕臣引經據典風趣幽默,惹得小姐笑得花枝亂顫。

緣分就是這樣妙不可言,等廟會結束時,兩人戀戀不捨。小姐拔下發簪交給晏仕臣,晏仕臣摘下自己的隨身玉佩送給小姐,兩人互換信物。晏仕臣這才得知小姐原來是縣城赫員外的女兒赫玉蘭,晏仕臣也將自己的家世告知,兩人相約百年之好,不負誓約。

晏仕臣回家之後不久,母親病重不起,晏仕臣只好一邊讀書,一邊做苦力給母親買藥看病。赫玉蘭回家之後等了數日,不見晏仕臣上門求親,思念成疾竟病倒了。赫員外得知女兒與他人私定終身,氣憤不已,將赫玉蘭臭駡一番,赫玉蘭急火攻心,病得更重了。

最後還是赫玉蘭的母親孫氏心疼女兒,對赫員外說道:「你女兒知書達理,料想他選的女婿也不會太差,只要他們夫妻過得和睦,我們做父母的就不要過多干涉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孫氏又讓如花找晏仕臣來上門提親。

晏仕臣聽聞赫玉蘭思念成疾,心中十分慚愧,他本想考取功名之後再去提親,如今自己一貧如洗,母親又臥病在床,如何能夠給赫玉蘭幸福?如花說道:「我家小姐相中的是你的人品和才華,錢財不是問題,現在救我們小姐的性命要緊,其他的將來從長計議。」

在赫玉蘭母親孫氏的操辦之下,晏仕臣和赫玉蘭很快舉行了婚禮,孫氏陪嫁了不少嫁妝還有銀子。赫玉蘭的病一下子好了不少。人逢喜事精神爽,晏仕臣母親柳氏身體也逐漸康復。

兩人婚後一個多月,晏仕臣便啟程進京趕考。元州府距離京城一千多裡,來回行程需要八九個月的光景,晏仕臣不忍妻子受苦,便讓她在家陪著母親,如此可以有個照應。晏仕臣出發後幾天,一頂四人抬的轎子追了上來。晏仕臣一看,那轎子上下來的正是自己的妻子。

晏仕臣既驚喜又心疼,拉著妻子的手說道:「娘子,不是說不讓你與我同行了麼,你怎麼又追上來了?」那赫玉蘭說道:「你一個人進京我不放心,所以就雇了個丫環在家伺候咱娘,然後追了過來。」晏仕臣聽罷之後十分感動,和妻子曉行夜宿,到了當年秋天終于趕到京城。

赫玉蘭的肚子一天天長大,晏仕臣十分欣慰晏家有後了,同時也十分心疼妻子。數日之後開榜,晏仕臣高中榜首,金鑾殿上被點為頭名的狀元。當時的宰相有意將女兒嫁給晏仕臣,晏仕臣直言自己已有妻室,婉拒了宰相的美意。朝野上下對晏仕臣更是格外地敬重。

此時,赫玉蘭已經懷有七個月的身孕,晏仕臣擔心妻子受苦,便雇了一輛大轎光榮返鄉。在回家途中,赫玉蘭誕下一個男嬰,晏仕臣為其取名叫晏鷹,希望兒子將來能夠雄鷹展翅,飛黃騰達。等晏仕臣的車馬進到錦陽縣境內時,早有州官站立兩旁恭候左右,圍觀的百姓更是裡三層外三層。

晏仕臣的母親柳氏被人簇擁著來到大轎前面,晏仕臣下轎之後對母親拜了又拜,然後又和州官寒暄了幾句。隨機晏仕臣拉著柳氏的手說道:「娘,您快來看一下您孫兒!」說罷,掀開轎簾,那柳氏只朝轎裡看了一眼,突然臉色發白,嘴裡喃喃地說道:「有鬼啊!有鬼啊!」

只見那赫玉蘭身體漸漸變得透明,最後連同嬰兒消失不見。晏仕臣和眾人吃驚不已,晏仕臣急忙問母親道:「娘!到底怎麼回事?」那柳氏淚流滿面說道:「自從你進京趕考走後沒幾日,那玉蘭便病死了,她身子骨本來就弱,結婚時不過是強打精神,如今她的屍首就葬在後山。」

眾人聽罷紛紛吃驚不小,晏仕臣無法接受妻子去世的事實,便到後山查看,果然見在山坡上有處墳頭,碑上刻著「晏仕臣亡妻之墓」。晏仕臣跪倒在墳前泣不成聲,隱隱約約聽見墓中傳來嬰兒的哭泣之聲,晏仕臣不顧眾人阻攔,挖開墳墓打開棺材,只見赫玉蘭的旁邊躺著一個嬰兒嗷嗷待哺,和晏鷹長得一模一樣。更加讓人奇怪的是,赫玉蘭下葬將近一年,身體沒有任何變化,神態安詳宛如睡著了一般。

晏仕臣將妻子重新安葬,併發下誓言會將兒子養育成人。此後晏仕臣終身再未娶妻,晏仕臣的兒子晏鷹年少成名,後來入閣拜相成了大儒。晏仕臣活到九十多歲才無疾而終,晏鷹將其和母親赫玉蘭合葬。合葬那天,一對比翼鳥從天而降,在墳頭徘徊一圈消失不見。人們說晏仕臣和赫玉蘭化成了比翼鳥,從此雙宿雙飛永不分離。

後來,那個埋葬晏仕臣夫婦的山坡被命名為比翼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