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書中一腐女,婚后還想著別的男人,就連張三豐也對其聞風喪膽

金庸的武俠小說之所以如此引人入勝,除了他架構的江湖世界精彩絕倫之外,他刻畫男女之間的感情也是細致入微,讓人唏噓不已、感慨萬千。

一、金庸筆下的男歡女愛

在《倚天屠龍記》里,少年時期的張無忌單純善良,誤入連環山莊的他還是忘了殷素素死前的那一句話: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

原來,為了套取屠龍刀的下落,朱九真憑借美色接近了張無忌,并打開了張無忌的心門。金庸寫道, 朱九真微微一笑,朝著張無忌招手道:「小兄弟,你過來呀。」張無忌見這女郎容顏嬌媚,又白又膩,登時一顆心突突突地跳個不住,心中只感一陣迷糊,身不由主地便慢慢走了過去。那女郎微笑道:「小兄弟,你惱了我啦,是不是呢?」張無忌只覺她吹氣如蘭,一陣陣幽香送了過來,幾欲昏暈,哪里還說得出這個「惱」字,當即搖頭道:「沒有!」

細看這段精彩描寫,金庸巧妙地以張無忌的視角帶著讀者見識了朱九真的美,也見識了朱九真的心機。此時的張無忌還只是一個懵懂少年,卻被「御姐」朱九真的美貌迷得意亂情迷,卻不知朱九真早有心上人,她之所以對張無忌暗送秋波只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但金庸抓住張無忌慌張的動作、害羞的神情以及緊張的心理活動,將張無忌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女人迷住展現得淋漓盡致,讓讀者拍案叫絕。

《倚天屠龍記》的男女之情還算是中規中矩,金庸的另一部著作《天龍八部》就顯得糜爛多了。段正淳身為大理鎮南王,卻和多名女子有染,她們是刀白鳳、秦紅棉、甘寶寶、李青蘿、阮星竹、康敏。由于段正淳沾花惹草,搞得段譽的女朋友一個個都成了同父異母的妹妹,要不是刀白鳳也放縱了一次,段譽搞不好會打一輩子光棍。

身為副幫主夫人的康敏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她憑借美色將丐幫攪擾得烏煙瘴氣,要不是喬峰不為美色所動,恐怕整個丐幫都淪陷了。

逍遙派的李秋水更是放蕩,她不僅和無崖子在瑯嬛福洞結為夫妻生下一個女兒,她還帶了許多俊男當著無崖子的面調情。李秋水最后一發不可收拾,憑借美色迷得無崖子的徒弟丁春秋神魂顛倒,丁春秋也做出了弒師的舉動,他一掌將無崖子打落懸崖,更是叛出師門創建了星宿派。

對于李秋水的糜爛,天山童姥是這麼評價的:「 你一生便只喜歡勾引英俊瀟灑的少年,連他的徒兒丁春秋這種小無賴你也勾引。師弟說,我到老仍是童女之身,對他始終如一。你呢?你自己想想,你有過多少情人?」

談及「情」,就不得不提一提金庸的《神雕俠侶》了,這一部以「問世間情為何物」作為主線的武俠小說,講述了江湖兒女在南宋末年發生的一系列的愛恨糾葛。

二、大小姐

作為神雕俠侶的女主角,小龍女的美可謂是「驚世駭俗」。她冰肌玉骨、膚若凝脂,喜歡披著一襲輕紗般的白衣,猶似身在煙中霧里,凡是見到小龍女的人都會在心底冒出四個字:仙女下凡。

然而,這麼一位貌若天仙的美女卻被道士尹志平奪走了貞潔,讓無數讀者看了都扼腕嘆息。

反觀神雕俠侶的男主角,他自帶「一見楊過誤終身」的魔咒,讓周邊女子紛紛淪陷。不僅程英、陸無雙、公孫綠萼、郭襄,甚至就連以大小姐著稱的郭芙也不例外。

郭芙是郭靖、黃蓉的女兒,由于她的父母名動江湖,郭芙走到哪里都是用鼻孔看人,動不動就發大小姐脾氣,絲毫沒有郭靖「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精神作風。

不過,郭芙很好地繼承了黃蓉的美貌,她肌膚勝雪、眉目如畫,還是少女時期的她就展現了無與倫比的美麗,尚是小童的武修文不由自主地心生親近之意,但見她神色凜然,卻又不禁感到畏縮。

郭芙長到17、8歲更是亭亭玉立,只見她她雙眉彎彎,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翹,臉如白玉,顏若朝華,她頸中掛了一串明珠,發出淡淡光暈,映得她更是粉妝玉琢一般。

此時不僅武修文意亂情迷,武敦儒也被郭芙迷得神魂顛倒,兩兄弟為了爭奪「芙妹」在襄陽大打出手,大有你死我活的勢頭。

不過,當36歲的楊過再一次走進襄陽城的時候,郭芙早嫁給了耶律齊,30有余的她更顯女人的嫵媚,杏臉桃腮,容顏端麗,身穿寶藍色的錦緞皮襖,領口處露出一塊貂皮,服飾頗為華貴。

讓人始料未及的是,已為人妻的郭芙看到楊過在襄陽城大顯神通的時候,她的內心卻蕩起了漣漪:「 武氏兄弟一直拚命地想討我歡喜,可是他卻從來不理我。只要他稍微順著我一點兒,我便為他死了,也所甘愿。我為什麼老是這般沒來由地恨他?只因為我暗暗想著他,念著他,但他竟沒半點將我放在心上?」

甚至當楊過和耶律齊一起沖入蒙古大軍一起浴血奮戰的時候,郭芙竟替楊過暗暗擔心,完全忘了自己是耶律齊的妻子。

待郭芙發覺自己的異常之后不由得大吃一驚: 「我可是有夫之婦啊!齊哥又待我如此恩愛!」

郭芙雖然知道這樣的浮想聯翩對不起她的「齊哥」,但她還是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內心深處傳來一股說不出的遺憾。

綜上看來,金庸的言外之意很明顯,郭芙喜歡過武修文、武敦儒,后來又嫁給了耶律齊。饒是如此,為人妻的她依舊對楊過念念不忘,甚至還在親妹子郭襄的生日會上醋意大發,只因楊過送的生日禮物實在意義重大,讓郭芙恨之入骨。

三、聞風喪膽

到了神雕的末尾,郭芙的暴躁脾氣早已在江湖里聲名鵲起,就連張三豐也聞風喪膽。

原來,覺遠大師圓寂之后,少林寺還在追殺張三豐。眼見張三豐孤苦無依,心地善良的郭襄摘下手腕上的鐲子遞給了他。郭襄的意思是,讓張三豐拿著這個鐲子去襄陽城投靠郭靖。

郭靖一向慷慨,張三豐又是一個可塑之才,郭襄的建議的確可行。遺憾的是,張三豐年紀雖輕,但卻早已聽聞過郭芙的「壯舉」,張三豐心道: 「郭芙脾氣暴躁,說話不留情面,我一個堂堂男子漢,何必委曲求全、瞧她臉色?」

張三豐心意已決,當下走上武當山,從此在密林里渴飲山泉,饑餐野果。

虧得郭芙,否則張三豐若真去了襄陽城,恐怕會跟著郭靖一起戰死沙場,那就沒了后世江湖的一代宗師。

各位大俠,你們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