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改寫的人生!鄉下女孩「被頂替」上大學,13年后到銀行「辦貸款被拒」才知真相,冒名者:給你36萬閉嘴吧

2015年5月,王娜娜去銀行辦理大額信用卡業務再次被拒,她百思不得其解:「同等條件的人都辦理成功了,為什麼我就通不過呢?」

她找到銀行工作人員詢問緣由,得到的答復令她大吃一驚。

工作人員解釋說,你填的學歷信息不符,網上查到你是大專畢業,可你填的卻是高中。

王娜娜疑惑不解地說,我確實沒上過大學啊。

看到王娜娜懵懂不知的眼神,工作人員說,去學信網一查便知。

工作人員幫王娜娜登上網,很快查到了她的信息,網上的信息赫然寫著,她畢業于周口職業技術學院,家庭地址、身份證是她的,可是照片卻不是她。

這時的她后知后覺地明白了,12年前自己如愿考上了大專,卻被人冒名頂替了。

王娜娜出生于一個貧困家庭,家里還有三個弟弟妹妹。當年的弟弟妹妹舍棄了上學的機會,家里獨供她一人上學,第一年大學聯考她與大學失之交臂,為了圓自己的大學夢,她揣著母親半年攢下的賣菜錢,前往沈丘二高復讀。

2003年,經過一年的不懈努力,她再戰大學聯考,考了399分,盡管分數不是很高,但是,她覺得上個大專應該沒問題。于是,她填報了周口職業技術學院。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見錄取通知書送來,她心想,可能填志愿出問題了,滑檔了。

既然大學沒考上,王娜娜覺得自己辜負了家人的期望,帶著對家人的愧疚,她收拾行李,前往南方打工。

沒有學歷,沒有人脈,王娜娜找不到很好的工作,她做過很多工作,打過零工,做過流水線,干著最簡單的活,掙著最微薄的工資。她像一根浮萍一樣,找不到生活的重心。

后來,她終于有了些許積蓄,帶著改變命運的想法,她報了一個廣告設計班,開始學習廣告設計糊口。

在學習設計的過程中,她遇到了后來的丈夫,一個勤勞樸實的男人。

王娜娜和丈夫在洛陽租房,開了一家小小的廣告設計店,每天,她在喧囂中開始一天的工作。

沒有節假日,家,店,菜市場,日子就在這樣的周而復始中一天天過去。

如果不是去銀行辦理信用卡,她的生活可以說毫無波瀾。

然而,這一切,卻被學信網上的信息打破了,平靜的生活,被投入了一顆小石子,王娜娜的心里泛起了漣漪。

她試圖找出當年的真相,因為這麼多年來,她一直覺得愧對家人。

很多人都勸她,事情過去了那麼多年,還是認命吧,生活本來就有好多遺憾。

王娜娜也想,自己無職無權,只要假「王娜娜」注銷學歷,她可以申請信用卡就好了。

事情很快被母親的到來打破了。

王娜娜的母親到洛陽看望女兒,無意中得知女兒當年被冒名頂替的事,她愿意替王娜娜尋找「假王娜娜」的聯系方式。

王母多方奔走,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在王娜娜同學的幫助下,終于找到了當年冒名頂替的「王娜娜」,真名張瑩瑩,并得到了她的電話號碼。

起初,王娜娜很忐忑,現在的張瑩瑩是一名教師,自己如果去找她,會不會打擾到她正常的生活?

可是如果信息不符,自己以后買房、買車找銀行就會困難重重,無法辦理。

沒辦法的王娜娜終于鼓起勇氣,給張瑩瑩打了個電話,告知對方把信息注銷,自己需要申請信用卡。

沒想到張瑩瑩毫不客氣地說 ,一個破學校你折騰啥,當年你要是上大學,也考不上教師編制。

正是這蠻不講理的一番說辭,徹底把王娜娜心里的委屈之火點燃了。

她開始了自己的維權之路。

她先后找過周口招辦,周口教育局,可是他們都說,事情過去十幾年了,沒法查。

最后在周口教育局信訪辦的協調下,周口技術職業學院同意兩個王娜娜來校對證,協商此事。

可是,心急如焚的王娜娜,并沒有等來張瑩瑩的出現。

張瑩瑩爽約了。

王娜娜沒轍了,只能央求院領導繼續打電話,一個小時后,張瑩瑩的父親出現了,同行的還有一個人。

張父說,妮,你現在開店,也不需要學歷,給你36萬元私了可以嗎?

王娜娜說:你先把張瑩瑩的學歷注銷掉,我的信用卡申請不了。

張父一聽,頓時火冒三丈,說:那不行,沒有學歷,我女兒怎麼工作?

王娜娜也急了,你老是想你的女兒,我也是別人的女兒。我前半生為你們服務,難道后半生也搭上嗎?

張父同行的人囂張地說,這是歷史遺留問題,你告到聯合國也沒用,還得周口管。

王娜娜說,是,我無職無權,但是我相信,一定有人管,我一定要討個說法。

2016年2月,王娜娜撥打了媒體的電話,24日,媒體刊發了文章,在社會上旋即引起軒然大波。

第二天,周口成立了調查組,徹查此事。

后來,王娜娜知道了當年事情的真相。

2003年的沈丘,交通極不發達,錄取通知書都是寄到學校,由班主任代收。可是負責收發信件的老師并沒有把王娜娜的通知書送到班主任手里。

當時張瑩瑩大學聯考落榜,其父張合停委托妻侄王子勝找門路,王子勝當時任周口建行一分理處主任,他找到朋友胡筱林幫忙(胡筱林當時在沈丘二高負責通知書發放和保管),胡筱林找到了未被領取的王娜娜的錄取通知書。

他找到預留的考生電話打過去,對方說王娜娜不在,胡就想當然地認為王娜娜放棄了通知書,立即把通知書交給了等候在外的張父。

張合停和王子勝找到一家打字店,和老板商議后,制作了假的準考證、身份證,去沈丘縣招辦領取了王娜娜的大學聯考資料。

之后,他們在打字店制作了帶有張瑩瑩照片的考生登記表、考生體檢表和空白的高中畢業生登記表,對比王娜娜的檔案內容填好,替換了王娜娜的真實檔案。

由于年代久遠,當年的打字店老板也消失未見,無法找到當事人訴說一二。

當張瑩瑩去周口職業技術學院報到時,學校沒有對考生的身份進行復核,也是一個很大的漏洞。

據知情人透露,張瑩瑩上學后,因為心中有鬼,擔心被學校查出冒名頂替,老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看得張瑩瑩爸爸心痛不已,他決定走一招險棋。

2004年5月10日,張父來到派出所,提出一個漏洞百出的請求——張瑩瑩改名為王娜娜。

或許是托熟人好辦事,或許是其他未知原因,事情竟然出奇地順利。

張父稱,張瑩瑩的戶口與檔案姓名不一致,想隨母姓,改名為王娜娜。

當時派出所戶籍民警一看,此事關系重大,就說,改名與學籍檔案有關聯,我一人做不了主,需請示領導。

于是,在派出所長和分局副局長的雙重簽字下,張瑩瑩成了王娜娜。

這事奇就奇在,在當事人張瑩瑩并未到場,學校也未提供學籍證明的情況下,改名會如此順利。

當然,14年后的相應處分,也讓當時參與此事的一干人等受到了應有的處罰。

后來,張瑩瑩頂著王娜娜的名頭,開始了順風順水的生活。她如愿成了教師,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心安理得地享受著社會的尊重,享受著體制內的高薪,意氣風發。

反觀被頂替的王娜娜,在社會的大漩渦中掙扎,做流水線工人,拿著最微薄的工資,看人臉色,小心翼翼地生活。

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案情終于大白于天下,涉案的13人被進行嚴肅處理,其中張合停、王子勝、胡筱林涉嫌違法已移交司法機關。

2016年2月27日,張瑩瑩的學歷、學籍被學院注銷,3月19日,教體局也解聘了張瑩瑩。

得知真相的王娜娜,眼含淚水,一個勁地說,電話打不通,可以寄到村里嘛,他們就是敷衍了事。一紙錄取通知書,承載的是一個家庭的希望,他們不知道嗎?

看到泣不成聲的王娜娜,記者問她,你恨張瑩瑩嗎?

她說,我也不好說,我們都是受害者。我恨此事的參與者,他們想過那個被頂替女孩的前途了嗎?

聲聲控訴,讓人聽了心里百感交集。

2018年3月,王娜娜提交民事訴訟,要求張瑩瑩,張父、王子勝等人公開道歉,并要求張瑩瑩賠償人民幣58萬元,是13年的損失,13人受處罰,多麼等同的數字。

她說,我要的不是錢,丟的不是錢,是20歲的未知和一切的可能。他們太傲慢了,一個道歉的短信都沒有,難道我不是受害者嗎?

直到現在,法院也沒有開庭審理此案,開庭之日正變得遙遙無期。

在等待法院判決結果的日子里,王娜娜又一次聯系了周口技術職業學院。

她希望學校能恢復她的入學資格,但學院稱,錄取通知書已經完成使命,學院已注銷假「王娜娜」的學籍和畢業證書,無法恢復她的入學資格,她可以通過大學聯考或成考取得學歷。

王娜娜一想,對啊,我可以再參加一次大學聯考,通過自己的努力,堂堂正正地實現大學夢。

2017年春節后,王娜娜決定備考,她開始瘋狂地刷題,期待靠自己的努力,給自己一個上大學的機會。

功夫不負有心人,9月18日,王娜娜接到了洛陽理工學院的錄取通知書,經濟管理學院市場營銷專業錄取了她。終于圓了大學夢的王娜娜,我們都替她感到高興。

為了實現自己當教師的愿望,王娜娜積極進取,終于轉入小學教育專業,開始了她心心念念的為人師表教育。

畢業后,她卻沮喪地發現,自己已經過了考編的年齡,不能從事教育工作。

「不能干體制內教育工作,我也要拿到教育從業資格證。」不服輸的她,2021年6月拿到了教師資格證。

王娜娜說,她現在忙著專升本的考試,還想考研,讓自己的學歷再往上走,以后還是從事教育行業,讓農村孩子離夢想再進一步。

14年前,王娜娜被人冒名頂替,人生被改寫,14年后,她用自己的堅定,圓了大學夢,生活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

她讓我們相信,正義或許來得有點晚,但從不會缺席。

這一路走來,王娜娜也成長了許多。

她從以前的不善言談,到現在的從容面對,從原來的圍著老公孩子轉,到現在勇敢追求夢想。王娜娜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前半生她雖然遭受了不公,卻依然懷抱希望,一步步改變命運。

命運不會辜負任何一個努力奔跑的人,祝福王娜娜未來越來越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