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為供他讀書傾盡所有,他高中「狀元」后,只留「一則短信」失聯9年,母患重疾才現身,「消失之謎」隨之揭開

2018年,一位身患重疾的母親在網上發出了一封信,呼喚失聯9年的兒子回家見她一面,了卻她人生最后的心愿。

網友們這才知道,原來她就是2003年高中狀元的楊仁榮的母親。

楊仁榮在2009年給父親發了一條短信后,就徹底和父母失去了聯系,多年來,他們一直在苦苦尋找,卻始終毫無音訊。

9年過去了,他到底在哪里,又為何要和父母斷絕來往呢,重病的母親還能見到日思夜想的兒子嗎?

1986年,楊崇生和吳細女夫婦倆生下了大兒子楊仁榮,3年后又迎來了一個小女兒,一家人別提多高興了。

兩口子是普通農民,雖然文化水平都不高,但對一雙兒女的教育可是很上心,希望他們能多讀些書,不要像他們一樣出不了遠門只能在田里干農活。

兒子楊仁榮從小就是個乖孩子,安靜、愛看書,上學后成績一直非常好,考試幾乎都是班級里的第一名,家里有一面墻上貼滿了他從學校領回來的各種獎狀。

楊家在村子里是個大家族,楊崇生有兄弟姊妹6個,同輩孩子中楊仁榮的表現是最出色的。

家庭聚會時,各家父母都會以楊仁榮為榜樣,讓自己的孩子向他學習,這讓母親吳細女感覺非常有面子。

村子里有個楊家祠堂,如果誰家有孩子考上了大學,畢業證書就可以供奉在里面以示光宗耀祖,吳細女希望有一天兒子也能把大學畢業證風風光光地擺到祠堂里的先人面前。

只可惜,后來的一切完全與吳細女的期待背道而馳。1995年,楊仁榮9歲時家里出了意外,他6歲的妹妹因一次醫療事故離世了。

經歷了喪女之痛的父母只得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雖然后來又收養了一個女孩,但傷痛始終無法釋懷。

而背負了父母殷切期望的楊仁榮也不敢懈怠,從此以后他學習更加努力了。2003年,他在聯考中考出了570分的好成績,成為當年宜黃縣的狀元。

隨后,他被一所航天大學的飛行設計專業錄取,不久后,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寄到了村上,大家都對他贊嘆有加。

兒子馬上就要去上大學了,楊仁榮的父母開心地在村子里大擺了十幾桌酒席答謝老師和前來祝賀的親友。

開學的時候,楊崇生更是放下工地上的活計,親自送兒子前往大學報到,把兒子安頓好后,他又匆匆趕回工地干活,畢竟兒子以后在大城市念書,需要用錢的地方多,他不敢停歇。

由此,不難看出楊家父母對兒子的期待有多高,但可惜的是楊仁榮卻一點不懂得珍惜。

進入大學后,經過了短暫的好奇和興奮,楊仁榮便陷入了迷茫,他發現自己其實對于報考的專業并不感興趣。

他想象著如果大學畢業后要面對的生活是,每天走進同樣的車間,埋頭在一大堆的圖紙中,重復著飛機零件的制作和修改,那也太過枯燥無趣了,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在這種情緒支配下,一向把學習成績看得很重的楊仁榮突然間松懈了下來,他完全沒有心思認真學習了。

班上別的同學都在忙著聽課掌握新知識,楊仁榮卻大多數時間在看自己感興趣的課外書,要不就是一個人坐在課堂上孤獨地沉思。

到后來,他連課也很少去上了,等到要考試前一個月左右才會拿出課本臨陣突擊一下,只求能考及格不掛科就心安理得了。

除了學習上的墮落,在人際交往方面,楊仁榮也存在很大問題,他從小就性格內向,不善和人溝通,上了大學就更少和同學來往了,身邊幾乎也沒什麼朋友,甚至他也不怎麼主動打電話回家,每次都是父母打過來關心他過得怎麼樣,而他除了回答父母的詢問之外再沒多余的話了。

盡管兒子從未和父母提起過在學校的學習情況,但夫妻二人對兒子的情況從未有過任何擔心,畢竟在學習方面兒子從小就沒讓他們操過心,如果兒子畢業后能在大城市找到個穩穩當當的工作,那他們也就心滿意足了。

但是,讓楊崇生和吳細女沒想到的是,一向成績拔尖的兒子在大學里從來沒有好好學習過,而且在2007年畢業前他還缺考了一門物理試驗課,最后連大學畢業證書都沒能拿到,只得到了一張肄業證書。

結束了大學生涯后,沒有拿到畢業證,楊仁榮自然也沒臉面回家,于是他在電話里對父母撒謊,說自己已經在當地找到了一份工作,讓他們放心。

聽到這個消息的楊崇生和吳細女開心極了,多年的愿望終于成為現實了,兒子能在北京工作,他們在親友鄰里面前也特別有面子,只是他們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兒子的謊言。

2008年,想念兒子的吳細女決定去看看他,結果在幫兒子整理房間時,意外地發現了楊仁榮的肄業證書,她這才知道原來這些年來兒子一直在欺騙他們。

知道真相的吳細女最終帶著失望和遺憾回到了家里,并把真相告訴了同樣被蒙在鼓里的丈夫,楊崇生聽后,一時也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

不久后,他也趕到了兒子在外地的住處,本來是想勸他回學校把缺席的考試補上,爭取早日拿到大學畢業證書。誰知,卻發現兒子現在竟然處于失業狀態。

看到兒子既沒畢業證又沒工作,甚至還學會了騙人,失望透頂的楊崇生第一次對兒子說了重話:你如果不想我們早死就趕緊去找份工作。

看到父親如此生氣,楊仁榮向他承諾,馬上就去找工作。只不過最終他找沒找,楊崇生和吳細女遠在老家也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每次他們和兒子通話時,楊仁榮倒是回答得頭頭是道。

不過,很快楊仁榮的謊言就被拆穿了。2009年初的一天,楊崇生莫名其妙地接到了銀行的催款電話。

他好生奇怪,自己從未向銀行借過錢,怎麼會接到這樣的電話呢?后來仔細一想,不會是兒子在外面借了錢吧!

他趕緊打電話詢問兒子,這次楊仁榮倒爽快承認了,原來他畢業后這兩年在外租房,租金每月6000元左右,因為工作一直不太穩定,所以斷斷續續向銀行借了12萬多塊用于支付房租。

雖然楊仁榮聲稱不用父親管這件事,他會想辦法還的,但看到兒子有難處,做父母的又怎會袖手旁觀呢?

于是,楊崇生幫兒子把這筆欠款還清了,并一再叮囑他如果外面不好待就先回家調整一下心情。

處理完兒子的麻煩,楊崇生好不容易松了口氣,卻不成想在3月12日這天又收到了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我在這邊挺好的,不要擔心」。

從內容來看,信息應該是兒子發的,但他為什麼不用自己的手機發過來呢?擔心不已的楊崇生趕緊按這個號碼打過去,接電話的人自稱是楊仁榮的朋友,不過現在他并不在自己身邊。

楊崇生又連忙撥通了兒子的電話,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等他再撥打發短信的電話時,對方也不再接聽。

楊崇生慌了神,這是怎麼一回事,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兒子在那邊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此后幾天,夫妻倆一直不停地撥打兒子的電話,卻再也沒有得到過任何回復。

這下,楊崇生和吳細女再也坐不住了,他們買了車票連夜趕到兒子所在城市,但兒子早已不在原來的住處,沒人能告訴他們,楊仁榮到底去了哪里。

夫妻倆幾乎沒有出過遠門,又只念過國小,普通話都說不標準,在偌大的城市里找人,簡直是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

但所有的困難都擋不住他們尋找兒子的腳步,此后每年的農閑時間,他們就跑過去找兒子。

不過,幾年下來找遍了大街小巷,派出所也報案了,卻始終沒有楊仁榮的半點確切消息。

一年年找下來,夫妻倆的希望也越來越渺茫,狀態也越來越糟糕,因為思念和擔心兒子,吳細女常常坐在家里哭,特別是每年春節,看到別人家在外地的孩子都回來團聚,自己的兒子卻不知身在何方,兩人除了流淚就是嘆息。

從2009年3月發給父親一條短信到2018年的春節,楊仁榮和父母失聯已經整整9年時間了,現在他人在哪里,為什麼這麼多年不肯和家人見面?

其實,在父母在尋找他的這些年里,他一直都待在那座城市,直到2017年才離開去了外地。

不愿意和家人聯系的原因也只有一個,那就是畢業后過得不如意,特別是在父母發現他沒拿到畢業證書,還要借錢交房租后,心理壓力更大了。那段時間,他最害怕的就是父母打電話過來問他過得怎麼樣了。

楊仁榮看上去沉默寡言,內心卻很自負,成績一直優秀的他認為自己不管干什麼都應該會比一般人做得好,即使是沒有取得畢業證,他也不是太在乎,想著自己讀過那麼多書,出了校門在社會上也能干出點名堂來。

然而,現實卻一點點地擊垮了他的自尊,他想找份好點的工作,但由于在學校沒認真學習,面試時連一個最基本的專業問題也答不上來,面試官直接讓他走人。

連連碰壁之后,迫于生計的他最后只能到飯店當了一名月薪1.2萬的的服務生。不過他實在受不了天天端茶倒水的生活,沒干多久就辭職了。

這些年他做過的工作多達十幾份,但每份都干不了幾個月。后來,他又想著創業掙大錢,結果次次都以失敗告終。

現實的一次次打擊,讓楊仁榮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根本沒有想象中那麼堅強和優秀。

于是,他選擇了逃避,他無法面對父母失望的眼神,更沒勇氣把真實的自己展現在他們面前,只好用失聯來掩飾一切真相。

2017年,他外地的一家酒店工作,他希望換個環境換個心情,看是不是能有個新的開始。

楊仁榮為了自尊心,倒是逃得干干凈凈,可父母就辛苦了,多年尋子未果的傷痛摧殘著吳細女的身心,最終她病倒了。

2018年7月,吳細女感覺身體不適前往醫院檢查,卻查出了子宮重疾,并且已經到了晚期。

本來她是不愿意接受治療的,但在家人的堅持下,最終她還是做完了手術,不過卻死活不肯再繼續化療了。

醫生一再勸說吳細女,這樣做風險太大,如果復發最多只有一年的生命,但她卻堅持要回到老家等兒子,只要死前能見兒子一面,就沒有遺憾了。

親友們面對她的固執束手無策,最后商量出了一個辦法,在網上發尋人啟事。于是,2018年8月17日,有很多網友在網上看到了一封名為《孩子,讓我再看你一眼》的信。

在信中,楊仁榮的父母傾訴了對兒子的思念之情,呼喚兒子看到信后趕快回來,媽媽已經身患重病,最大的心愿就是見見他,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原諒。

尋人信發出后,引起了社會的巨大反響,有很多媒體紛紛報道了此事,還有不少熱心網友也提供了尋人線索,但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正當大家都快失望的時候,楊崇生卻意外接到兒子打來的電話。原來,楊仁榮當天在網上看到這則消息,才知道母親得了重病,他再也無法逃避便立刻向酒店提出了辭職,給父親打來電話說盡快趕回家看望母親。

9月6日,夫妻倆終于見到了9年不曾謀面的兒子,一家人相擁而泣,吳細女拉著兒子的手久久不肯松開,生怕一不小心兒子又不見了。

而很少流淚的楊仁榮則哭著向母親保證,以后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不懂事了,他一定會承擔起應盡的責任,想辦法幫媽媽把病治好的。

見到兒子后的吳細女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原來不肯吃飯治療的她,兒子回家后則每天端起飯碗大口吃飯,也答應去醫院繼續做治療,還說一定要配合醫生好好治病,她還想看到兒子成家立業的那一天。

只不過,在陪伴了父母一個多月后,楊仁榮又要和他們道別了。父親年紀大了,母親治病需要很多錢,他不能只坐在家里等著,堂弟在重慶新開了一家公司叫他過去幫忙,他答應去試試看。

堂弟只有國中文化,從鞋廠小工做起,到后來買車買房,一步步做到了現在擁有自己的公司。

這讓他有些慚愧又很受鼓舞,從堂弟身上,他明白了不管干什麼,只要懂得堅持,總會有所回報的。

2018年10月,楊仁榮踏上了開往外地的高鐵,對他來說,這一次的征程更多的是責任和希望,他不愿再做一只把頭埋進沙里的鴕鳥。

現實與理想之間的落差,是大多數剛邁出校門的年輕人必須面對的困惑,逃避從來不是解決壓力的明智之舉。

看清生活的真相卻依然熱愛生活的才是真英雄,也只有這樣才能縮短現實和理想之間的差距,不放棄、不強求,保持一顆平常心或許能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