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醫學博士,「急病」后懷孕生子臥床不起,慘被丈夫失婚,花7年「逆風翻盤」

我們常說,醫人者不自醫,渡人者難自渡。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位女醫生的故事。

01▼

她叫王磊,今年39歲,醫學博士。

單憑這張照片,很難相信她曾是一名神經內科醫生。

王磊生于1982年,從小學習努力,成績優異。

父親說,原本覺得孩子能讀個職業學校就足夠優秀,可女兒有股不服輸的勁頭,一直念到博士。

王磊曾先后發表過十幾篇頂級期刊論文,讀博期間,又連續三年獲得大陸重點高校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全額獎學金。

她的優秀,可見一斑。

「磊磊在學校獲的獎很多,都記不清啦!」說起這些時,媽媽仍一臉驕傲。

2011年,王磊成功取得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博士學位,隨后進入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神經內科工作。

工作不久,她又順利步入婚姻殿堂,懷孕生子。

人生頭三十年,諸事順遂,王磊就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

然而,就在懷孕4個月的時候,命運開始了對她的作弄。

02▼

都說,醫者不自醫。

王磊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患上一種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疾病……

2012年12月的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后王磊已經察覺到身體有些異樣。

可疾病來得太快。她跟正在做飯的媽媽抱怨著:

「媽,我今天又吐了,不像是孕吐,跟原先不太一樣……」

媽媽趕來查看時,王磊突然暈倒,陷入重度昏迷,一度窒息。

諷刺的是,王磊被送進自己工作的科室急救,被診斷為腦干溢出紅色液體,出現三分之二面積的橫斷損傷。

腦干是人體生命中樞,維持著包括心跳、呼吸、消化在內的一系列基本卻重要的生理功能。也就是說,王磊能活下來,便是奇跡。

可問題是,肚子里還有一個小生命,這個寶寶還要不要?如果繼續妊娠,那孩子出生的時候,王磊必定又要往鬼門關里走一遭。

在接下來的4個多月里,王磊飽受折磨。病床上的她無法吞咽,只能通過鼻子將食物一點一點往里面打進去,每兩個小時一次。她時常高燒40度,要躺在鋪滿冰塊的冰床上降溫。

幸運的是,2013年4月,兒子出生,一個3公斤多的大胖小子,健康得很。取名思源,意為「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

不幸的是,由于不是順產,分娩不是很順利,王磊大腦右側再次出現紅色液體,直接臥床不起。

與此同時,丈夫提出失婚。

算了,想走的不必挽留。想來的,就像這猛如惡虎的疾病,任誰也擋不住。

誰讓自己在最好的年紀成了累贅呢?一場意外,王磊失去健康、失去愛人、失去工作……接二連三的打擊,好似命運在嘲諷:

縱使你習得高超醫術,縱使你救治再多病患,終究是救不了自己。

03▼

2014年下半年,王磊出院,只是短短半年時間,昔日的精英女博士已變得生活不能自理。

對于一名病人,回歸現實生活才是噩夢的開始。伴隨疾病而來的諸多后遺癥,讓她和兒子一樣嗷嗷待哺。

而這一切都壓在了年邁的父母身上。

王磊想不明白:為什麼是我?

這個問題無解,或者只能在生活中慢慢找尋答案。

于是在父母的幫助下,王磊開始康復訓練。

起初,由于肌肉萎縮、無法發力,需要父母攙扶她才能站立起來。

但優秀的人之所以優秀,就是更堅強、勇敢,就是對自己更狠。

直至今天,王磊每天都會在疼痛中練習站立。

曾經她可以輕而易舉解決醫學難題,如今卻要花上幾年的時候,學會借助器械站立,學會坐上輪椅。

人所不能者,即是限制,即是殘*疾。

其實所謂的限制,是對自我價值的思考。

情緒逐漸平復下來的王磊開始想,如何才能在輪椅上繼續創造價值。

曾經困擾她的那個難題,也逐漸在心頭解開。

王磊決定 為這個世界做一件事。

04▼

羅曼·羅蘭在《米開朗琪羅》里寫:

「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認清了生活的真相后還依然熱愛它。」

如果生活已不能再糟糕,那便是變好的開始。

一開始,王磊想的只是,總得做點事情,不能當一輩子廢人。

王磊說: 「這個社會,需要醫生,人們都需要這個職業。」

是啊,現實生活中有太多普通人急需專業醫學解答。

那時大陸微信還不算流行,王磊想著自己還可以勉強操作鼠標和電腦,不如就 建個論壇,換種方式繼續「當醫生」 ,否則多年所學被困在自己這副軀殼里該多可惜?

2016年,在嫂子的幫助下,王磊開始運營自己的網絡論壇,將其命名為 花甲論壇(www.60old.cn)

顧名思義,這是一個 關注老人和老年健康的公益咨詢平臺 ,她的工作就是為患者答疑解惑。

實際上,王磊全身上下只剩右手的一根指頭還算靈活,回答網友的問題,也全靠這根幸存的手指敲打鍵盤。

這些不為人知的辛苦只有她的父母看在眼里,媽媽心疼地說:

「她四肢無力,只有一個手指能打字,她的眼睛一個對不上焦,另外一個眼睛就總是一直往上跳,因為她的臉半邊神經都是往下拖的,變形了,2016年的時候,一分鐘打兩三個字都搞不定,開通網站論壇異常艱難。」

登陸花甲論壇,會發現網站最上方寫著:「有問題發咨詢帖,一般24小時內回復。」

其實屏幕的另一端,是王磊在努力地敲文字,再盡快輸送給網友。

5年間,王磊已在自己的論壇上幫助了 4000多 名患者。

隨著微信越來越普及,她也在不斷學習新鮮事物,今年還開通了花甲健康的 微信公眾號 ,希望為更多人線上看診,普及健康知識。

一件小事,堅持做下去,就成了大事。

命運嘲弄又如何,只要命運不能擊垮我,自有辦法發光發熱!

05▼

隨著王磊的事跡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大家也關心起她的生活。

憑借我們的想象,她能做到這般,已經超越世間99.99%的人,已不能再要求她更多。

距離那次意外已經過去很多年,其實在不被關注的時候,她不僅默默地跟命運抗爭著,還盡力去承擔起女兒和媽媽的角色。

無法行動自如的軀殼困不住優秀的靈魂。

雖然生活不能自理,但王磊依然是這個小家的主心骨,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爸爸媽媽都要詢問她的意見。

當年那個陪媽媽渡過難關的小思源也長大了,雖然不能親手指點孩子成長,但在媽媽的影響下,小思源的功課也像曾經的媽媽一樣優秀。

想起陶勇醫生在《目光》里寫下的一段話:

「很多人覺得眼盲可怕,其實盲人比我們想象的要樂觀得多。

相比于眼盲,心盲才更加可怕。

心盲的人即使擁有了再多,也不會感覺快樂。」

現在的王磊依舊行動不便,依舊需要坐在輪椅上,每天依舊需要父親抱上抱下、按時做康復訓練,依舊用一只眼睛看電腦,用一個手指打字跟網友交流……

不同的是,這場與命運的抗爭,她已大獲全勝。

醫者自醫,渡人渡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