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孩全身潰爛,臨死前想見爸爸一面,親爸:死了就扔出去

幸福的人生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生卻各有各的不幸。

如果妳聽過小姑娘蔣玉玲的故事,一定會感慨命運對于這個小姑娘的無情。

因為一場怪病,蔣玉玲渾身潰爛,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被病魔折磨的她,每天痛不欲生。

蔣玉玲在生命垂危之際,極度渴望親情的她,每天哭喊著要見爸爸媽媽最后一面。可是當蔣玉玲的爺爺和善良的村民們給蔣玉玲的爸爸打電話讓他回來時,她的爸爸卻無情地說:等這孩子死了,就直接扔出去。

蔣玉玲的父親為什麼說出這樣殘忍的話?蔣玉玲最后又走向了怎樣的結局?

苦命的蔣玉玲與爺爺相依為命2010年10月24日,在從四川成都飛往福州的候機廳里,四川達州渠縣瑯琊鎮的孫承英正給同鄉打著電話:「我和弟弟已經在機場了,妳們告訴玉玲,我們很快就把她爸爸帶回去,讓她一定要堅持下去哈。」

電話那頭傳來同鄉的聲音:「好的,我們會和玉玲說的,妳們動作一定要快點。」

蔣玉玲在床上呼喊著爸爸媽媽孫承英的心情很沉重。她腦海里還回憶著離家前的一幕,蔣玉玲瘦小的身體躺在床上,用微弱的力氣發出撕心裂肺的呼喊:「爸爸,媽媽,妳們在哪里啊?能不能回來看看我,我只想在死前見妳們最后的一面。」想到這里,孫承英不免又落下淚來。

孫承英和蔣玉玲都是四川渠縣瑯琊鎮關倉村普通的村民。雖然村民們大多過得不富裕,但是蔣玉玲卻算是他們村里過得最苦的孩子。

蔣玉玲出生于1999年,她的父母雖然把她生了下來,但是一天也沒有養育過她。蔣玉玲的父親叫蔣文,當年在福建打工的時候和一個女人生下蔣玉玲,可是這個女人一生下蔣玉玲就跑了,留下尚在襁褓中的蔣玉玲。

蔣玉玲的爺爺蔣文一個大男人無法照顧女兒,就將她帶回老家丟給父親。從此離家出去打工,10年間不曾回家過。蔣玉玲一直和爺爺相依為命。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蔣玉玲十分早慧。孤單和貧窮的成長環境讓蔣玉玲從小就懂事。在學校,她的成績很好,成績優秀的她獲得了不少獎狀,老師夸她聰明又努力;在村里,不管遇到誰她都會禮貌地打招呼,親切地喊著:「爺爺、奶奶、叔叔、阿姨……」。

這樣的一個小姑娘誰會不喜歡呢?或許在蔣玉玲的心中,她從來沒有體會過親生父母的憐愛,所以她一直在村民們中間盡可能地尋找溫暖。

蔣玉玲蔣玉玲的「遺愿」是為了見父母最后一面如今,蔣玉玲病了,她的全身上下潰爛,潰爛的傷口化了膿,長出了蛆,慘狀讓人不忍直視。骨瘦如柴的她忍受著身體的劇痛,嘴里不停地呼喊著:「爸爸、媽媽、妳們在哪里?」村里的人聽著,無不紛紛落下眼淚。

面對此情此景,蔣玉玲的爺爺和村里的鄉鄰輪流給蔣文打電話,希望蔣文可以回來看看自己的女兒,可讓大家沒有想到的是,蔣文卻說:「人死了沒有?人如果死了就扔出去埋了。」

這種冷漠至極的話讓村民們十分憤怒。這是一條鮮活的生命,然而在蔣文口中卻比阿貓阿狗還不如。

鄰居孫承英在給蔣玉玲的爸爸打電話孫承英是蔣玉玲的鄰居,這個善良又有著正義感的女子給蔣文打電話說:「玉玲病得快要死了,妳回來看看她嘛,妳如果是擔心沒有路費,我們大家給妳出路費,妳工地上的損失,我們也想辦法給妳彌補。妳一個父親,女兒就快病死了,妳還不肯回來,妳這樣連個畜生都不如。」

面對孫承英的指責,鐵石心腸的蔣文始終不為所動。

孫承英見自己罵不醒蔣文,又將電話遞到蔣玉玲耳邊,希望蔣玉玲的聲音可以喚醒蔣文的親情。蔣玉玲在電話里哭道:「爸爸,妳什麼時候回來?爸爸妳如果再不回來,妳就看不到我了……」

蔣玉玲的爸爸蔣文蔣文卻依然沒有松口,他說自己請不到假,過年才有時間回去,可是蔣玉玲病入膏肓,怎麼可能等得到過年呢?在蔣玉玲的心里,她不明白為什麼父親請不到假呢?難道女兒快死了,都不能回來嗎?她不知道在成人的世界里,有一個詞叫做「冷漠」。

善良的村民們雖然對蔣文的行為感到生氣,但是為了幫助小蔣玉玲實現愿望,他們不得不忍住心中對蔣文的憤慨,決定去蔣文打工的地方去把他強行帶回來。作為成年人,作為蔣玉玲的鄰居,他們有義務幫助蔣玉玲實現這個愿望,萬一蔣玉玲不治離世,他們也不會抱憾終身,這是一群善良又純樸的人。

好心的村民千里赴福州為幫助蔣玉玲找回父親蔣文打工的地方遠在福州,距離渠縣2000多公里。為去尋找蔣文湊路費,三十多位好心的村民們紛紛慷慨解囊,50元、100元、200元……很快大家湊了2000多元。錢湊齊了,那麼派誰前往福州呢?

大家商量后,最終決定將這個重任交給孫承英、孫承濤姐弟。孫承英是個利落又正直的姑娘,她性格開朗潑辣,說話有理有據,大家希望孫承英可以將蔣文勸說回家。如果勸說沒有用,那麼就要靠孫承濤強制將蔣文帶回來。

蔣文已經十年沒有回家了,他究竟在哪里呢?村民們決定聯系在福州打工的同鄉,問問有沒有人知道蔣文的下落。幸運的是,他們從同鄉那里得知了蔣文的住所,為了擔心蔣文不負責任地逃走,村民們叮囑同鄉千萬不要告訴蔣文,他們在找他的事。就這樣,拿著打聽到的地址,孫承英和弟弟出發了。

他們當天趕到成都,買了機票飛往福州。抵達福州后,看著繁華的福州和來來往往的人群,孫承英的內心是忐忑的。她此次帶著蔣玉玲的心愿,帶著全村人的委托,她也不確定能否和弟弟完成使命。

孫承英找到蔣文的住處她和弟弟幾經輾轉,終于找到蔣文在福州的住所。這是位于福州火車站邊上的一個簡易出租屋。屋子很小,里面是幾個簡單的傢俱,可見蔣文在福州的打工生活并不富裕。

屋里除了蔣文,還住著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和蔣文差不多年紀。孫承英立馬猜到這是蔣文新找的女朋友,她立時火從心起,她質問蔣文:「妳女兒生命垂危,幾次打電話讓妳回家,妳為什麼不回去?」

說完從包里拿出蔣玉玲的照片交給蔣文:「看看吧,妳女兒現在都這樣了,她可是妳親生的女兒,妳如果還有點良心,就跟我們一起回去看看她。」蔣文聽著她們的質問,不發一言,只是用手抱著頭,仿佛很痛苦的樣子蹲在角落里。

蔣文的女友看著蔣玉玲的照片也流下了眼淚,她說:「我幾次勸他回去,可是他不聽,我也沒有辦法。」

最后,在孫承英、孫承濤兩人的勸說下,最終蔣文同意回去看看蔣玉玲,蔣文的新女友也同意跟著他們一起回去。因為蔣玉玲一出生,親生母親就跑了,就姑且讓這個女人冒充是蔣玉玲的媽媽吧,也算讓安慰一下蔣玉玲幼小的心靈。

孫承濤給村里打去電話:「告訴玉玲,她的爸爸媽媽馬上就要回來了。」因為機票太貴,他們要坐火車回去,路上要花2天的時間。遠在渠縣的蔣玉玲聽到爸爸媽媽要回來的消息,心里十分激動。她興奮得都睡不著覺,盼著等著見爸爸媽媽「最后一面」。

蔣文出發回家蔣玉玲終于見到了十年沒有回家的父親當幾人風塵仆仆地趕到瑯琊鎮的家里。即使是冷漠的蔣文也不禁掉下了眼淚。這究竟是怎樣一副光景:破舊的土屋里,靠墻的位置是一張床,說它是床其實也并不準確,因為這張所謂的「床」只是幾塊木板搭建而成的。床上沒有被褥,而是鋪著厚厚的稻草,沒有床單,僅僅是在稻草上鋪著一塊說不清是什麼材料的布。

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的蔣玉玲就躺在這張「床」上。蔣玉玲因為渾身潰爛,不得不赤裸著身子蜷縮在一個臟臟的棉被里。蔣玉玲的身體因為肌肉萎縮已經無法動彈,全身上下唯一能動的就是眼睛和嘴巴。吃飯喝水都靠一根吸管來解決。因為皮膚潰爛,她的身上圍滿了蒼蠅。

蔣文和女友站在蔣玉玲的床邊,蔣玉玲在叫爸爸媽媽。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或許妳都不會相信蔣玉玲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蔣玉玲只有11歲,因為長期得不到父母的照顧,年邁的爺爺畢竟能力有限,沒有辦法為蔣玉玲提供好一點的生活條件。蔣文站在蔣玉玲的床前,身后是聞訊趕來的鄉鄰們。他們也都紅著眼圈,看著蔣玉玲。

蔣玉玲頭髮凌亂,兩只眼睛因為瘦弱,顯得格外大,眼睛眼因為長時間哭泣,布滿了紅血絲,氣若游絲,仿佛一陣風就能把她吹走。爺爺告訴蔣玉玲:「玉玲,妳爸爸媽媽回來了。」

蔣文看著女兒,訥訥地說:「玉玲,我是爸爸。」

蔣玉玲在蔣玉玲的心中,爸爸只是一個遙遠的稱呼,與自己從來沒有過關系。可現在,她終于見到自己的爸爸了。

蔣玉玲看著眼前兩個陌生的男女,哭著說:「爸爸、媽媽我好想妳們啊。別人都有爸爸媽媽,只有我沒有爸爸媽媽,妳們知道我有多想妳們嗎?」

面對身邊一屋子的鄉鄰,面對病弱的蔣玉玲,蔣文蹲在蔣玉玲床前只是抹眼淚,或許在他的心中,也有著對女兒的幾分虧欠吧。11歲的蔣玉玲,此時此刻,覺得很幸福。從此以后自己再也不用羨慕別人了。

蔣文在女兒蔣玉玲床邊哭泣當務之急是送蔣玉玲去醫院治療既然蔣文回來了,善良的村民們就在一起商量給蔣玉玲治病的事。蔣玉玲究竟得的是什麼病?這麼多時間,有沒有去醫院看過呢?

蔣玉玲的病要追溯到她2歲的時候,最初的癥狀是她的手指潰爛,爺爺帶著她去醫院看過,醫院判斷說是骨結核。也曾開過一些藥物給她治療,但是成效不大。後來時好時壞,這個病癥一直折磨了她長達9年之久。

蔣玉玲9歲的時候,因為渾身痛得厲害,只讀到三年級的蔣玉玲不得不輟學回家。因為病痛嚴重,只能躺著減緩痛苦。久而久之,肌肉萎縮,病癥加重,部分骨節發生變形,人也成了皮包骨。

村民自發捐款為蔣玉玲治病蔣文是蔣家的大兒子,爺爺不僅要照顧蔣玉玲,還要照顧另外兩個孫子,實在是力不從心。現在蔣文回來了,當務之急就是送蔣玉玲去醫院。可是蔣文回來的路費都是眾籌的,現在去醫院,錢從哪里來呢?

對于樸實的村民來說,善良是他們骨子里的質量。為了給蔣玉玲治病,他們再次自發地捐款。為蔣玉玲湊夠住院費。當渠縣人民醫院的救護車嘀嘀地駛來時,大家的心中都默默地祈禱,希望苦命的蔣玉玲可以得救。

蔣玉玲躺在擔架上,她感謝身邊從小看著她長大的鄉鄰們,也第一次感受到來自父親的溫暖。她幼小的心靈并不知道其實這是父親應盡的職責。

蔣文這個長久缺失父愛母愛的小姑娘,只因為父親同意帶她去看病,她的心里就已經感激不盡對蔣文說道:「爸爸,我會好好讀書,等我長大了,一定好好孝敬妳。」

不知道聽到這話的蔣文內心真實的想法是什麼?這個從未給過女兒父愛的男人也不禁抹了抹眼淚。蔣玉玲又說:「爸爸,妳不要走了好不好?」

蔣文面對女兒渴求的眼光終于說:「好的,爸爸不走,爸爸以后都不走了。」小姑娘終于露出久違的笑容。

蔣玉玲被送往醫院救治因為從未得到過,所以才格外珍惜,此時的蔣玉玲并不知道,其實在成人的世界里,有些話真的只是說說而已。

蔣玉玲被送到渠縣人民醫院,當見過無數病患的醫生,看到這個小姑娘渾身潰爛的傷口時,也覺得十分詫異和同情。經過一番詳細的診斷。醫生說蔣玉玲的主要問題是重度營養不良,至于是否是骨結核,還并未確診。但即使是骨結核,治愈率也是很高的。

蔣玉玲再一次被父親無情的拋棄聽到這話,所有關心蔣玉玲身體的人們都松了一口氣,蔣玉玲有救了。可是,事情往往不按常理的方向發展。

蔣玉玲住院一個月的蔣玉玲,身體剛剛得到恢復。蔣文就給女兒辦了出院手續,又把她送回家了。聞訊而來的鄉鄰們都十分詫異。他們想找蔣文問清楚,可是蔣文已經偷偷地跑回福州了。

蔣玉玲躺在家里,陷入了深深的絕望。剛剛得到父愛的蔣玉玲再一次被無情地拋棄了。這一次,她再不哭著喊要見爸爸媽媽了。她的眼神里沒有了當初對父母親情希冀的星光。

大家問蔣玉玲:「身上痛嗎?」蔣玉玲回答:「痛!」下一步怎麼辦?鄉鄰們要眼睜睜看著蔣玉玲被病魔奪去生命嗎?在經過一系列努力之后,現在是要放棄嗎?在得知蔣玉玲的病還是有很大希望可以治愈的時候,就放任不管了嗎?

蔣玉玲蔣玉玲的事被當地媒體報道了,好心的記者、當地派出所介入、鎮政府介入……很多好心人一起介入。

終于2010年11月24日。匯縣東方醫院發起了人道主義救助,他們免費派出了一輛院里條件最好的救護車,打算將蔣玉玲送到成都去治療。為了救蔣玉玲,村民們再次拿出了家中為數不多的積蓄。他們決定將蔣玉玲送去醫療水平更高的成都醫院。

當救護車從村里行駛到瑯琊鎮上的時候,卻被很多老百姓攔住了去路。原來,當地人們通過記者的報道得知了這事,紛紛來給蔣玉玲送救命的錢了。

老百姓攔住救護車的去路,人們熱心捐款。

5元、10元、100元……有普通工人、有教師、有擺攤的小商販、有務農的老奶奶等等,還有達州開江縣的一位好心的商人一次性給蔣玉玲送來4萬元,卻不肯透露自己的姓名;當地鎮政府送來2萬元。眾人攜帶柴火焰高,很快,就籌集到13萬治療費。

救護車經過6個多小時的行駛,終于在25日凌晨2點抵達了成都軍區總醫院。蔣玉玲終于有救了,在這里,她得到更好的治療,短短一個星期,身體就得到很好的恢復。原來長膿的傷口不再猙獰可怖;身上漸漸沒有了腐肉的味道。成都軍區醫院的醫生說暫時沒有發現蔣玉玲患有骨結核,她最大的問題是營養不良。

醫生身體狀況日益好轉的蔣玉玲慢慢有了笑容。只是她的笑容在談到爸爸的時候會突然消失。是的,蔣文還沒有回來。在蔣玉玲被送到成都治病的那天,孫承英曾經聯系過蔣文,告訴蔣文這個好消息。

然而她不僅沒有聽到蔣文對她感激的只言片語,反而受到蔣文無情的指責。他覺得孫承英、孫承濤和記者等正義之士的行為,讓他這個父親的不合格和無能暴露無遺,這損害了他的顏面。

無能不是原罪,無知才是。而對蔣文的指控,孫承英等人內心百味雜陳,但他們并不在乎蔣文的感激,也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認可,她們只是在默默地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

蔣玉玲在和爸爸通電話受到良好照顧的蔣玉玲逐漸恢復健康蔣玉玲在成都醫院治療了一段時間,孫承英從她落寞的眼神中看出了小姑娘對父親的渴望。她不得不再次撥打了蔣文的電話,蔣玉玲問蔣文:「爸爸妳什麼時候可以來看我?」蔣文說:「再有個七八天吧。」等待似乎成了蔣玉玲的日常,也是支撐她的精神力量。

終于,當蔣文的身影出現在蔣玉玲的床前,小姑娘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蔣玉玲開心,可是周圍的大人們卻并不開心,醫院的病友們都知道蔣玉玲的故事,蔣文的到來讓他們終于找到了蔣玉玲痛苦的根源。他們紛紛指責蔣文,問他為什麼不管蔣玉玲,又為什麼遲遲不肯回來?

記者在和蔣文通電話蔣文卻回答說:「我有賬要收,我的工作沒做完,我也在想辦法……」等等回答在大家的耳中都是借口。是啊,什麼事能比自己女兒的命還要重要呢?有個正義的病友實在聽不下去蔣文為自己開脫,沖上去打了他一拳。

蔣文哭了,他哭得很大聲,仿佛要宣泄自己的無能,宣泄自己的委屈,或許他也是在想辦法的吧,只是他沒有能力。貧窮有時也是一種原罪。

經過治療,蔣玉玲的病情有所好轉。

蔣玉玲在治療期間,得到了來自社會各界的援助。有廣州的企業家給她捐款5萬元,新疆的、上海的、寧波的等等愛心人士都為蔣玉玲的救治貢獻了自己的力量。蔣玉玲終于擺脫了死神的召喚,她在無數善良的人們的救助下終于重獲新生。

蔣玉玲的結局人間自有真情在,世道定當情義存。蔣玉玲的故事講完了,但蔣玉玲的人生還在繼續。她從成都軍區醫院出院后,后續也一直在接受治療,如今已經治愈80%。只是她受到損傷和變形的骨關節已經無法恢復到正常的樣子。

蔣玉玲2017年,蔣玉玲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侶,不久就結婚了。婚后生了3個孩子,她的生活回到了正常人的軌跡,她仍然和爺爺住在一起,爺爺也已經快90歲了。

破舊的土屋也重新修整成了磚瓦房。一大家子生活得幸福而充實。蔣文沒有再婚,他孑然一身在福州打工,因為沒有文化,他的收入很低,但是他已經會寄錢回家給蔣玉玲治病和照顧家里,自己只留一些基本的生活費。蔣玉玲從不怨恨自己的父親,對于回歸的父親,她說自己會遵守承諾,好好孝敬他。

很多時候,對于人性我們無法單一地去評判。人性是復雜的,人生是多變的,人類其實很渺小,匆匆只有數十年的光景。

蔣玉玲在醫院期間蔣玉玲如果沒有遭受父親的遺棄,她也不會經歷痛苦又悲慘的童年。如果沒有像孫承英一樣無數善良的人們救助,她也不會重獲新生。

我們在責備蔣文的同時,又為世間還有無數好心人而覺得慶幸。蔣玉玲沒有沉溺于過往的悲慘往事,她樂觀地面對生活,最終喚回了父親,開啟了新的人生。蔣文最后也在努力學習做好一個父親,從無情冷漠的道路上迷途知返。

蔣文結語對于每一個平凡的人來說,自己才是世界的主角。我們不能改變環境,卻可以改變自己的內心。這個世界或許并沒有想象中那樣美好,但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心懷善意,在別人需要幫助時,能夠伸出援手;在自己陷入困境中,能夠堅強和樂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