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歲「巨嬰」只會跳舞,連衣服都不會洗,年入百萬無人敢嫁

在所有的舞蹈藝術家之中,有一個名字一定是我們耳熟能詳的,那就是 楊麗萍

楊麗萍曾經指導過一個武漢的舞蹈奇才,他就是今天我們要說的主角 郭冷,一個被稱作「武漢第一芭蕾舞老師「的傳奇人物。

目前 他所創辦的舞蹈培訓班已經能夠達到年收入超百萬了,可是就是這樣一位年過半百的人,至今為止都是孤身一人。

正常來講,年收入過百萬已經是很多人很難達到的一個標準了,在收入不錯又有一份穩定事業的前提下,找個對象應該是很容易的事情。

楊麗萍、郭冷師徒倆

但是就是這樣一位跟楊麗萍大師學過藝的舞蹈奇才,卻因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身邊的人都為他犯了愁。他身邊的很多朋友也都有給他介紹過物件,甚至很多女性朋友都還主動追求過她,但最終都無疾而終。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年少成名:是堅持也是天賦!

所有的天賦都源于一種熱愛與堅持, 郭冷的年少成名之路,也並不順遂

他最大的際遇應該是源于17歲那一年,因為在那一年他被東風歌舞團選中了。

在他過往的17年中,父母曾因為他是個男娃,並不希望他去跳舞,而差點斷送了他的天賦。

在上世紀70年代的時候,郭冷在寧夏銀川的一個普通家庭出生了,因為與母親一起看了一場芭蕾舞的演出,從此芭蕾舞在郭冷的心中生了根發了芽。

然而,在那個年代,所有與跳舞相關的參與者都是女孩子, 男孩子跳舞並不被人所看好

因為他自己的堅持,怕他因為學習舞蹈而變得陰柔的 父母,還是很無奈地將他送去了舞蹈培訓班。

他所在的那個舞蹈培訓班中有30多個人, 唯獨郭冷是個男生

異樣的眼光並沒有讓郭冷放下對舞蹈的熱愛,他所在的舞蹈培訓班中,自己作為 一個鶴立雞群的存在,總是能收到所有人的關注。正是因為這樣的一份關注,培訓班的老師發現了郭冷獨特的屬于舞蹈的天賦!

原本父母只是希望郭冷在舞蹈班中消耗自己的熱情,卻不曾想,在跟老師的溝通中, 被老師肯定了郭冷身上異于常人的舞蹈天賦,于是他的學舞之路得到了父母的肯定與支持。

舞蹈,或許只是少年人懵懵懂懂地喜歡與熱愛,而天賦與堅持卻成就了他在舞蹈領域的成績。

他人生的第一次轉折,來自于北京舞蹈學院的入學選拔。

在入學選拔中,他在近萬名少男少女中脫穎而出,他的舞蹈天賦可見一般!

入學後,郭冷主攻芭蕾舞,並且因為自己的天賦與努力,在校期間被老師給送上了各種各樣的舞蹈比賽之中,在這些舞蹈比賽中,他都拿到了不錯的成績。

17歲的那一年,郭冷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二次轉折,而17歲的他練舞已經超過了10個年頭。

小時候的天賦給了他通往舞蹈世界的敲門磚,少年一入門就是十多個年頭,這十多年中支撐他走下去的已經不再是天賦了,而是熱愛!

他十多年來所有的努力,得到了東方歌舞團的肯定,順利地加入到了其中, 東方歌舞團,可是在1962年就成立的國家級歌舞團。

年少的郭冷迎來了更大的舞臺,在歌舞團的工作與學習中,一次偶然的舞臺合作, 他有幸結識了自己的偶性,也是他後來的老師——楊麗萍!

在與楊麗萍相識之後,郭冷對舞蹈的熱愛以及他身上的舞蹈天賦,被這位大師肯定了,並且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就是 收郭冷為自己的關門弟子

之後的日子裡,他的舞臺表現力以及深藏在自己身上的舞蹈天賦,在楊麗萍的指導下,更是得到了質的飛躍。

「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被楊麗萍所傳授的那支《孔雀舞》,一登臺,就得到了眾多藝術家的肯定。從此, 郭冷迎來了自己的事業巔峰

甚至被稱為「男版楊麗萍」!

韌帶受傷,事業的滑鐵盧

天不遂願,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們只管去努力就行了,意外也常常伴隨在我們的左右。

郭冷也是如此,就在他的事業越走越順的時候,意外來臨了。

那是在2000年的時候, 在排練的過程中,因為動作難度過高,他意外踩空了,而就是因為這個小小的意外,造成了他膝蓋處的韌帶嚴重拉傷

韌帶對一個舞者來說,它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更何況這次造成的意外是撕裂性的韌帶拉傷。

雖然得到了醫生的第一時間救治,但是也被告知, 不可能再恢復到如初的狀態

膝蓋處的韌帶拉傷對一個舞者而言,他是致命的。

正因為如此,郭冷不得不告別自己奮鬥了幾十年的那個心愛的舞臺。

當自己所有的付出與努力,被宣告無效的時候。任何一個人在心理上面都是很難以接受的,包括郭冷也是如此。

他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自我消沉,而在這段時間中,我們並不能看到他自己的心理狀態,我們僅僅能看到他的意志他的情緒,沒有了之前的堅定與開朗!我們也不得而知他內心的掙紮。

正因為幾十年以來,他每天都在很專注並努力地做一件事,所以當他在面對這樣厄運的時候,在 自我消沉之後所能做的就是更堅定的去面對這個不完美的人

同時,郭冷身邊的親朋好友以及自己的恩師楊麗萍,也給了他很深層次的勸慰與鼓勵。這也讓他在內心裡面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人的戰鬥, 他需要讓自己的生命在受傷之後更加的出彩。

在他之前的人生中,除了舞蹈還是舞蹈,在往後的人生中,他要生存下去也只能依靠舞蹈。

雖然他再也不能上自己所熱愛的舞臺,但是他可以將這份熱愛傳承下去。

最後, 他創辦了自己的舞蹈工作室,也就是我們能理解的通俗意義上的舞蹈培訓班。

重新再來,開設舞蹈培訓班

從堅持熱愛到意志消沉,再到堅定地去生活。所以我們在湖北武漢的喻家湖路上,看到了一家很不起眼的舞蹈工作室,它的門口沒有招牌,沒有宣傳語。

所有為孩子報名的家長都是 慕名而來,因為他跳過《孔雀舞》,因為他是楊麗萍的「關門弟子」,因為他在舞蹈這個行業裡面堅持了幾十年。

如果你是一位孩子的家長,除了信服郭冷的這些名頭之外,更看重的應該是自己孩子的成長與學藝程度。這是 需要每個孩子的家長與市場來考驗的

舞蹈,是一門需要天賦與努力的藝術,同時也是一種需要與自身痛苦對抗的藝術,他需要初學者一種直面痛苦的態度,所以,郭冷在化身成為一名舞蹈培訓老師之後,他經常給孩子們說的一句話是「 所有抱著玩樂心態的,最好別來。」

他對自己所教授的學員有一種 近乎苛責的要求,除了看重學生的舞蹈天賦之外,他更關注的是學生的一個態度。

他要求每個學生每天都要有所進步,同時對于那些抱著玩樂公主公子心態的學生進行了「請離」。而 所有有上進心的學生,他也都會耐心地引導與陪同

郭冷的舞蹈工作室對學生的態度,正如他像之前對舞蹈的態度一樣。

他並沒有為了賺錢而去賺錢,正常情況下我們都知道,一般的培訓班他所上課的時間都是兩個半小時左右。而郭冷的舞蹈工作室燈經常亮到晚上十一二點, 每次給孩子上課的時間是沒有低于五六個小時的。

同時在專業薰陶上,他會用法語對每個學生做節拍,因為芭蕾舞是源于法國的, 他在舞蹈的專業度上,能夠給孩子最原始的薰陶。

他在教授孩子們舞蹈藝術的這條路上近乎苛責的態度與專業程度, 得到了所有孩子們家長一致的好評。

甚至有很多全國各地的家長慕名而來,在培訓班附近租了房子,只是為了讓孩子跟著郭冷學習舞蹈。

過往幾十年當中專業的舞蹈功底,教授課程中的盡心盡責,讓他的很多學生進入了如北京舞蹈學院等這樣更專業的學校進行進修深造。

進一步地 讓郭冷的舞蹈工作室得到了市場的認可

專業上的天才,生活中的矮子

年近半百的郭冷,近乎所有的熱愛與堅持都奉獻給了舞蹈。

在舞蹈這個專業領域裡面不得不說他是個天才。

就這樣的一個舞蹈天才,在生活上過的就不如很多普通人了。

在很多的日常事務上,他不能自理:不會煮稀飯、不會裝燈泡,不會洗衣服。為此,他總是被大家戲稱為「巨嬰」。

甚至在相關訪談中,他自己也坦言: 「我除了跳芭蕾舞,什麼都不會」

同時,他在生活中還有很多常態化的習慣,這些習慣讓他的生活顯得單調而又乏味。

要知道,如今 郭冷他的每節舞蹈課的收費是330元,妥妥的年收入超百萬了

就是這樣一個 吸金能力很強的人,卻沒有自己的房子,也沒有自己的車, 每天住在自己舞蹈工作室附近的 快捷酒店中。他這樣做,也只是因為住在舞蹈工作室附近的快捷酒店中,能更快更早地到達工作的地方,給孩子們上完課後,更早的找到一個休息的地方。

生活在快捷酒店中,他也只能將自己稍微單薄的衣物給洗一洗,而像稍微厚一些的衣服,則是交給了自己的助理或者是學生的家長。

就郭冷這樣一個可以將芭蕾舞跳得如此優秀的人,怎麼可能學不會這些生活中的瑣事?或許,在他看來這些事情也都只會消耗自己的精力,並非不做,只是無暇而已。 他,只想做一個純粹的舞者。

正是因為如此,很多學生的家長在了解了郭冷的情況之後,出于感激,自發地照顧起了郭冷的生活瑣事,這些 學生家長平時會給他帶些自己做的飯,也會幫他清洗已經髒舊的衣服

郭冷的身高有177CM,而體重只有120斤,他說:「 跳芭蕾舞需要維持體型。」他每天只吃一頓飯,並且多年來,他都只去一個固定的餐廳吃飯,他常去的那家餐廳老闆是位臺灣人,老闆說郭冷在他這裡吃飯,這麼多年下來,已經吃成了黃金會員。

就是這樣單調而又重復的日子,他十年如一日,從舞蹈工作室到固定的餐廳再到附近的快捷酒店,幾個固定的點,組成的了固定的生活曲線。

在很多人看來這樣的生活是極其無趣的。

但是也有網友說: 他就是一個純粹的舞癡,為舞蹈而生,這是他最大的幸福。我們俗世的幸福對于他來說真的是無所謂的。

或許正是因為他對自己事業上的專注,註定他此生的孤獨吧!

在郭冷三點一線的生活中,他每天接觸到的人,除了學舞蹈的孩子就是他們的家長,或者是舞蹈班的助教老師。這就形成一個很尷尬的場面, 他沒有多少機會去接觸異性朋友,所以年近半百的他,至今還是單身。

多年以來,他身邊的朋友也有給他介紹女性的朋友,並且還有不少女生主動地與他接觸。但是跟這些女性朋友接觸之後。都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不了了之。

有些女生是因為她瞧不上,覺得不合眼緣!

而有的女生則 不能接受他現在「舞癡」般的生活方式,這部分女性不希望再婚後做他的「專職保姆」,去供養一位這樣的「巨嬰」。

有些女生也僅僅是因為郭冷的名氣大、收入高去主動接受他的,然而愛情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事。對于郭冷這個天才班的人來說, 精神上的共鳴是大于一切的

值得慶倖的是,郭冷也了解自己的生活狀態,對于愛情與家庭,他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他唯一希望的是自己可以跳芭蕾舞,跳到80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