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木匠到紙紮鋪修屋頂,瞧見「女主洗澡」,咬破手指暗下符咒

故事發生在宋太宗淳化三年,舒州府慶陽縣有一個名叫賈藤的木匠,賈藤祖上幾輩都是木匠,木工手藝十分精湛,舒州府人提起賈木匠,人人豎起大拇指。但是到了賈藤這一輩,情況卻截然不同。賈藤木工手藝也非常不錯,但是此人陰險狠毒,而且極其好色。

古時人們對木匠比較尊重,一是因為古代木匠比較稀缺,木匠的技藝也往往只在父子間相傳,二是因為相傳木匠都會些法術,倘若得罪木匠的話,有可能會遭到木匠報復,輕則破財遭禍,重則家破人亡。賈藤深諳其道,常常借著木匠的身份胡作非為。

當時慶陽縣有個大財主要蓋新房,請賈藤監工,那大財主是一個極其吝嗇之人,等房子完工後,找藉口克扣賈藤一半工錢。賈藤心中惱怒,但是他見大財主人多勢眾,又不好發作,最後賈藤悄悄在財主家大門的門梁上放了一把菜刀,又畫了一張符紙。次日,財主兒子與人鬥毆,將人失手打死,最後財主傾家蕩產才保全兒子性命。

賈藤到人家做工,喜歡讓女眷作陪,酒席宴間佯裝喝醉趁機揩油。一般遇到這種情況,東家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盼賈藤能將房子建好就成,反正摸一下又不會掉塊肉,倘若惹惱了他,恐遭報復。

不過賈藤也有碰到釘子的時候,一次賈藤給周員外的女兒打造新床,看見周員外的女兒芷若小姐十分漂亮,欲行不軌之事。誰知那芷若小姐是剛從峨眉山學藝歸來,一腳將賈藤踹翻在地。賈藤連聲道歉,然後趁人不備時,在床下釘了七枚鐵釘,工錢都沒要便溜之大吉。

賈藤這個動作十分歹毒,此術名叫「釘魂術」,那釘子非比尋常,而是從棺材上撬下來的棺材釘。人有三魂七魄,賈藤在床下釘七枚棺材釘,只要芷若小姐躺在床上,到了半夜子時便會魂飛魄散,七竅流血而亡。

然而湊巧的是,賈藤剛走,一隻貓咪鑽到芷若小姐床下,芷若小姐鑽到床下找貓,發現了床板下的七枚棺材釘,當即勃然大怒,欲要找賈藤討個說法。周員外勸說道,冤家宜解不宜結,乾脆就算了。芷若小姐隨身帶的有把寶劍,削鐵如泥,她抽出寶劍將七枚鐵釘一斬兩半,怒氣方才消了些。

賈藤從周家出來之後,買了一塊牛肉邊走邊吃,誰知遇上幾隻瘋狗撲過來搶肉,最後不但肉被瘋狗搶走,賈藤的手指也被咬掉七根。後來賈藤見周家小姐平安無事,方知自己法術被破,才遭到斷指反噬。自此,賈藤成了「三指木匠」。

賈藤的壞名聲逐漸傳揚出去,鄉鄰們再建房時,情願從外地高價請木匠,也不願意用他。賈藤只好收拾傢伙到外地謀生,最後賈藤兜兜轉轉來到順塘縣。順塘縣地處交通要道四通八達,來往商賈絡繹不絕。賈藤在順塘縣城郊租了間民房,每日在南城門口等活。

一日,大雨初歇,一個年輕的婦人來到賈藤的面前,說道:「這位師傅,修房頂可會麼?」賈藤見那婦人極其美豔,當即滿口答應道:「小菜一碟。」婦人這才看到賈藤只有三根手指,狐疑地問道:「只是你只有三根手指,如何做工?」賈藤笑著說道:「你是不知道我的厲害,莫說三根手指,就是一根手指也能將活做得漂亮!」

婦人帶著賈藤穿過幾條胡同,來到一間紮紙鋪前。賈藤眼前這婦人名叫樊艾,嫁給紮紙匠烏大郎為妻,不久前烏大郎外出採購紙張,樊艾獨守家中,誰知大雨將房頂淋塌。樊艾擔心再下雨時會把屋裡的紙紮淋濕,故而急忙找來工匠修房頂。賈藤麻溜地爬上房頂,樊艾在下麵幫忙,不一會樊艾便熱得滿頭大汗。

賈藤在房頂忙活,過了一會便不見樊艾的蹤影,此時鄰屋傳來嘩啦啦的水聲,賈藤掀開一塊瓦片,竟瞥見樊艾在屋中沖涼。原來,那樊艾最怕熱,便跑到鄰屋,將門窗掩好沖涼,一時間竟忘了房頂上還有人。賈藤看得熱血沸騰鼻血直流,他急忙將瓦片重新蓋好,躡手躡腳來到房梁上暗下符咒。

等賈藤將房頂修好,樊艾剛好沖涼出來,賈藤拿到工錢之後便匆匆回到自己的住處。原來,這次賈藤在梁上施的乃是「勾魂咒」,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梁上下咒,三更時符咒便會起效,到時樊艾就會猶如提線木偶一般,來到自己身邊。到了半夜時分,一陣陰風襲來,賈藤的門被吹開,樊艾站在賈藤門前。

賈藤興奮地將樊艾抱進屋內,只是他感覺樊艾的身體十分輕盈,好似一隻手就能將其提起,同時他感覺樊艾身上冰涼刺骨,于是問道:「娘子身上為何這般冰涼?」那樊艾冷聲說道:「外面風大,奴家一路走來,定然身體是涼的。」賈藤也顧不得那麼多,關好門窗做成好事。

過了幾日,人們發現賈藤租住的房內飄出臭味,房東推門一看,發現賈藤抱著一個紙人,早已氣絕多時。原來,那日賈藤在房頂上滴的鼻血,正好落在了一個紙人上面,紙紮店是一個陰氣極重的地方,常有孤魂野鬼在附近徘徊。最後女鬼附在紙人身上,化成樊艾的模樣找到賈藤,賈藤最後精血流盡而亡。

後記:

賈藤本來有個好出身,好手藝,但是卻用法術坑害他人,結果弄巧成拙害了自己性命。他心中有鬼,最後惹鬼上身暴斃而亡,真可謂是大快人心!這正應了那句話:嫩草怕霜霜怕日,惡人自有惡人磨。

魯班術廣泛流傳在民間故事當中,是否真有此書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小編堅信:邪不壓正,積德之人必有神佛庇佑,作惡之人必遭天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