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為了兒子的遺願,變賣所有家產,在沙漠種樹1000萬棵,背後故事讓人淚崩

有這麼一戶家庭,他們變賣了自己的房子和所有家產,來到沙漠裡種植樹木。

原來,他們的兒子曾經說過想要在沙漠種樹,當時媽媽只覺得是天方夜譚,可誰知,兒子竟在不久之後遭遇事故身亡,媽媽悲痛不已,決定完成兒子的遺願。

媽媽是怎麼堅持在沙漠裡種樹的呢?

接下來小編帶大家走進媽媽為完成兒子遺願在沙漠種樹這件事。

易解放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的喝著水,她的丈夫楊安泰則不安的看著她。易解放的水不知是不是沒有拿穩,灑在了褲子上,她忽然眼中回過神,想從桌子上抽過紙來擦乾淨,但她的手還沒靠近紙巾,就不小心敲到了桌角。

楊安泰也嚇了一跳,急忙安撫著妻子,可易解放就好像碰到了什麼開關一樣,放聲大哭起來,無論丈夫怎麼安慰,都無濟于事。

漸漸地楊安泰的眼睛也跟著紅了起來。

我們的美滿生活

易解放,是一位老師。

易解放在38歲的時候,覺著這樣日復一日的生活實在是無趣,儘管老師這份工作是「鐵飯碗」,但她毅然決然的辭職,前往日本留學深造。

易解放

易解放去日本留學深造的想法,作為丈夫肯定是同意,但也不放心,于是在解決完自己的工作之後,也前往了日本發展。

楊安泰是在易解放到日本後一年半才過去的,兩人在日本一開始的人生地不熟到後來的「大顯身手」。

三年半過去了,這個時候易解放已經研究生畢業並且進了日本大公司工作,而楊安泰也自己開了間小診所,日子越來越有盼頭了。

兩人覺得現在的生活穩定下來了,可以把兒子楊睿哲也接過來,好一家三口團聚。

易解放、楊安泰、楊睿哲

楊睿哲剛來到日本的時候甚是不習慣,每次易解放端上飯菜的時候,楊睿哲總是因想念家鄉而默默流淚,眼淚和飯都一起吞了進去。

過了幾年之後嗎,易解放一家人已經習慣了在日本的生活,隨著年齡的增加,易解放夫婦也有了落葉歸根的想法。

在2000年5月假期,易解放借著吃早點的機會和兒子討論這件事。

易解放一邊吃著早點一邊問楊睿哲:「你馬上就要畢業了,到時候你工作穩定了,一個人在日本可以嗎?」

楊睿哲覺得這個問題很奇怪,但還是如實回答:「可以啊,我獨立生活能力很強的,媽媽你為什麼問這個?」

易解放停下動作正經的和楊睿哲說:「我和你爸爸想回故鄉,落葉歸根了。」

楊睿哲點了點頭,又問易解放回到家鄉準備做什麼?

是啊,回去之後做什麼呢?易解放想著這個問題,把想到的都告訴了兒子:「回去做點公益,我可以教日文,你爸爸教英文,這樣聽起來也是不錯的。」

楊睿哲聽完放下了勺子,頗有想法地說:「要不去沙漠造林吧,最近新聞老是說有沙塵暴。」

易解放聽完只覺的兒子天真可愛,不由得笑著懟兒子:「錢哪裡來?你說的倒是輕巧了。」

楊睿哲聽了母親的話不再回話,但內心還是堅持己見,覺得在沙漠裡植樹造林尤為重要。

我的兒子還活著

22日的時候,楊睿哲照常起床去上早課,吃完早飯後開車前往學校的途中,一個變道不慎發生交通事故,不幸去世。

就這麼平常的一天,易解放的兒子就永遠離開了自己,這個悲痛的消息,讓楊安泰和易解放無法接受,在一年半之後才漸漸緩過來。

在那一年半期間,易解放還幾次都想了結自己的生命。有一次,易解放拿著繩子的一端綁在自己脖子上,另一端綁在楊睿哲的床了,易解放剛綁好就感覺到有人在撫摸著自己的肩膀。

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的兒子回來了,易解放崩潰了對著喊:睿哲睿哲,你在哪裡?讓我看看你好不好?

易解放喊了又喊,在這空蕩的房間裡哪裡還有第二個人?只有自己一個人,可剛剛的那個感覺又如此的真實。

易解放回過神,很有可能是兒子不讓自己這樣做,兒子還在身邊保護著自己。

易解放又大哭了一場,在兒子去世的這一年半裡,突如其來的喪子之痛讓楊安泰夫婦都無法回歸正常的生活。

楊安泰夫婦看著一家人生活的家,每每都回想起兒子的畫面,楊安泰夫婦決定回家鄉,不想也不敢再面對這個場景。

回國植樹!

2002年,楊安泰夫婦回到家把兒子骨灰安葬好之後,易解放想起5月份和兒子的對話,易解放好像又突然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和動力。

易解放堅定地走向沙漠,2003年4月份,易解放行駛了8000公里,最後停在了死亡之海塔敏查幹沙漠的沙丘之上,她決定,就從這裡開始她的植樹計畫!

塔敏查幹沙漠

易解放找到了政府,簽下了一份協定,這份協定內容大致是:用十年時間為庫倫旗援建一萬畝生態林,並且資金自己承擔。

楊安泰得知後,全力支援妻子植樹,不僅是為了自己的身心,還為了兒子的遺願。

可是說來容易,做起來卻是難上加難。在沙漠上種樹,何其的容易呢?再說,楊安泰夫婦還是毫無植樹經驗。

楊安泰夫婦走在沙漠上,看著這無邊無際的沙漠,沒有覺得氣餒,反而是幹勁十足,他們對著沙漠、天空靜靜地待著,或許兩人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了永遠停在22歲的兒子。

易解放變賣了自己的所有財產,包括兒子的生命保險金和事故賠償,全部一起投進了植樹資金中, 在和政府簽完協議後,成立了綠色生命公益組織。

開始動身的時候,易解放覺得甚是迷茫,幸好有植樹造林的先進單位,在選地、選擇樹苗等的具體措施方面的意見十分到位,易解放也十分相信他們可以選好地種好樹。

庫倫旗這個地方可是號稱八年小旱,十年大旱,而塔敏查幹沙漠更是號稱「八百里瀚海」,塔敏是蒙古語,翻譯過來就是魔鬼的意思。

在易解放的第一批一萬棵樹種植期間更是一滴雨也沒有下過,一開始拖拉機開溝,他們就每隔兩米挖一個樹洞,用了一個星期才把這一萬棵樹種下。

幾天之後,易解放左等右等就是沒等來雨,易解放著急極了,都已經動過兩次大場面澆水了,哪裡還有條件進行第三次澆水,二次每次澆的水都不夠樹喝,每一下土地就乾巴了。

易解放對植樹充滿了希望,哪裡想看見失敗,畢竟這是兒子的遺願,如果連自己兒子的遺願都完成不了,那自己還能幹什麼呢?

易解放對著天空默默向兒子祈禱:兒子,樹媽媽種下去了,可是不下雨根本活不了,媽媽沒有辦法了,兒子。

易解放祈禱後的第五天,庫倫旗就下了一場大雨,楊安泰夫婦為這些樹開心壞了,也冥冥之中好像覺得兒子也在和他們一起,一起為了在沙漠造林而努力。

這批樹到夏天的時候順利地開出了葉子。成活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五。

造林我們都是認真的

2005年,楊安泰夫婦和志願者們一起努力又成功地種下了2萬棵樹。

2006年,楊安泰夫婦和志願者們成功地種下了3萬棵樹。

在2006年,有一位和易解放有著相同遭遇的媽媽,也加入了易解放的綠色生命公益組織。

這位媽媽姓席,席媽媽有一位且僅有一位女兒,女兒聰慧可愛,伶俐乖巧,任是誰見了都覺得十分喜愛,女兒沒有什麼愛好。

席媽媽的女兒終日喜歡看點天空的雲朵、水裡的小金魚、還有地上的大樹小草,女兒非常喜歡大自然,曾經又一次天真的和媽媽說:能不能包個山頭來種樹。

當時席媽媽也是覺得女兒異想天開,單純天真,在2006年的時候,女兒就因病去世了,席媽媽面對突如其來的消息倍受打擊,和易解放一樣都覺得難以接受。

席媽媽一度覺得自己沒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也沒有了可以活下去的希望,在了解到易解放的組織的時候,想到了女兒熱愛大自然,甚至還想種樹的願望,席媽媽堅強起來,加入了易解放的公益組織。

席媽媽和易解放以及有著相同經歷的人都覺得,自己的孩子還活著,只不過是以另外一種方式在活著,種植樹木就好像在種植生命,孩子的生命也以這種方式在延續著,他們在這片樹林裡活著,永遠的活著。

2007年,他們種植了3萬棵樹,2008年,他們種植了11.2萬棵樹,2009年,他們種植了30萬棵樹!在2010年易解放就完成了當時10年種110萬棵樹的協議。

曾經荒蕪貧瘠的沙漠,如今已經是枝繁葉茂的模樣。

易解放還引進了大葉速生槐和油莎豆植物品種,這兩種品種都有效地增加了當地的經濟收入,當地人為了感謝易解放的善舉,給她兒子樹碑,以示感恩和紀念。

到現在,我們點進綠色生命的官網,我們還能看見易媽媽的公益組織在每一年都有植樹活動,沒有一年是落下的。

億萬個人,億萬棵樹,這是易媽媽的公益組織口號。

感恩工作人員的辛勤勞動,我們要懷著感恩之心,對待居住的地方更加愛護,地球環境在漸漸變差,我們要有保護環境,人人有責的意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