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僅80公分,不顧父母反對嫁1米8老公,沒錢後被拋棄獨自帶兒打拚創業,拚出千萬身家

 

當一個女孩不顧父母反對,義無反顧嫁給一個男人的時候,

她一定是愛到了極致,作為她深愛的人,又怎麼忍心讓她賭輸呢?

愛情和婚姻最大的區別在于,愛情是一見鍾情的心動,也是甜言蜜語的浪漫,

但婚姻一定是柴米油鹽的瑣碎,細水長流的陪伴,除此之外還有責任二字。

她是身高只有80公分的「瓷娃娃」,

他是身高一米八的正常男子。

他猛烈地追求她,上交工資、買房不要名字以表忠心。

她以為遇見真愛,不顧家人反對毅然以身相許。

這曾是轟動一時的「李喜梅和瀋陽」的愛情故事。

可一切終究如黃粱一夢。

還沒熬過三年之痛,這段感情就畫上了休止符,李喜梅輸得一敗塗地。

如今,李喜梅搖身一變成為某公司的董事長,身價千萬。

瀋陽籍籍無名,不知所蹤。

這是否說明「善惡終有報」?

從一無所有到千萬身價的董事長,李喜梅怎樣成功逆襲的?

1990年,河南商丘的一戶農家裡降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嬰,

作為家裡第一個女孩,她的到來讓一家人開心不已。

父親給她取名「喜梅」,意味著「喜得貴女」之意,

也希望她能像冬日裡的梅花一樣,堅韌且美好。

但很快,一家人就開心不起來了。

李喜梅出生三天的時候,母親像往常一樣給她換尿布,

卻突然發現,她的兩條腿像打了結一樣盤在一起。

母親不明所以,以為她生了什麼病,趕緊讓家裡人抱著去醫院檢查。

沒多久,檢查結果出來了,是脆骨癥。

這個發病率在十萬分之三的病,卻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李喜梅的身上,砸暈了沉浸在「幸福」里的一家人。

此後,李喜梅成了被捧在手心裡的孩子,父母竭盡所能保護她,生怕她出現一絲的閃失。

儘管如此,李喜梅仍然無可避免地受傷,感冒咳嗽會骨折、打噴嚏會骨折……

在醫院和家裡來回奔波成了她的日常。

看著飽受折磨的女兒,李家父母心疼不已,他們四處求醫問診,試圖尋求一線生機。

沒多久,家裡就債臺高築,欠了別人六七萬塊錢,而李喜梅的病卻毫無進展。

意外從來沒停下它的魔爪。

有一次,父親騎著電動三輪車帶著李喜梅出門,儘管再小心,卻還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意外翻車了。

李喜梅的頭直直地倒在了磚頭上,當場失去了意識。

父親大腦一片空白,急忙抱著她往醫院跑去。

到了醫院,醫生見病情太嚴重,不敢擅自動手術,只能委婉地讓他們去大醫院看看。

「求求你們了,救救她吧,她折騰不起了!」父親當場就跪下了,

他用力地抓著醫生的胳膊,就像用力地抓著女兒的一線生機一樣。

醫生被他的誠心感動,鬆口說道:「那我們試試吧,但是不能保證一定能救好。」

說罷,連忙組織了醫生會診,將李喜梅從死神的手中拉了回來。

經過這次的「教訓」,父母更加謹慎了,他們一刻都不敢離開她的身邊。

1996年,李喜梅已經6歲了,她身高停止了生長,只有80公分。

不能走路的她,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看著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孩子,背著書包,結伴上學。

而她卻只能呆坐在家裡,和小狗為伴。

內心的不平與渴望慢慢累積,有一天,李喜梅再也不想坐在家裡,混混度日了。

她懇求父親:「爸爸,我也想去上學。」

父母看著女兒,心有不忍,可是考慮到她的病情,還是咬牙拒絕了。

為了讓她打發無聊的時光,父母跑去買來書籍繪本,在家裡手把手教她讀書認字。

慢慢地,李喜梅學會了算術、學會了寫名字,也知道了外面五彩斑斕的世界。

日子晃晃悠悠過了很多年。

2005年,李喜梅已經15歲了。

她對外面大千世界充滿了嚮往,另一方面,她也希望自己能夠賺到一瓜倆棗,不再給父母徒添負擔。

很快,這個機會就來了。

有一天,李喜梅的妹妹推著她出去玩,恰好遇見了一個同鄉。

他問她:「你想跟我出去賺錢嗎?一個月三百塊錢。」

李喜梅聽后,喜出望外,沒怎麼考慮就答應了。

但是,父母聽后卻搖頭拒絕,他們心裡清楚:「自己的女兒這幅樣子,怎麼能賺到這些錢呢?」

那個同鄉也不氣餒,他苦口婆心地勸著:「上海的機會多著呢!說遍地撈金都不過分。」

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他給李喜梅買了新衣服,還請她吃「泡麵」,

這在當時物質緊俏的時代,可謂令人無法抵擋的糖衣炮彈。

毫無心機的李喜梅愈發堅定了要出門闖蕩的決心。

在她一遍遍的苦苦哀求下,李家父母心軟了,他們百般託付后,就讓同鄉帶走了李喜梅。

可讓李喜梅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剛抵達上海,這位同鄉就露出了「邪惡」的面目。

他把李喜梅扔在附近的一條繁華的街道上,前面擺上乞討的碗,還有一張賣慘的大字報。

一時間,李喜梅變成了沿街乞討的乞丐。

李喜梅看著來往的人流嚇壞了,可是她動彈不得,根本無法逃脫。

加上想家,她哭得稀里嘩啦,這一哭,反倒吸引了路人的注意,他們對她充滿憐惜,紛紛傾囊相助。

就這樣,過了一天又一天,李喜梅與家裡幾乎失聯。

父親很久沒再得到李喜梅的消息,他惦念不已,只好遠赴上海看望女兒。

當他看到女兒在街頭乞討時,怒不可遏,連忙把她接回了家。

在他的眼裡,乞討根本就算不上是一種謀生的方式,就算家裡窮得揭不開鍋,也不會讓女兒去乞討。

此後,父親走到哪裡就把她帶到哪裡,生怕她再有一點閃失。

父親為自己做的一切,李喜梅看在眼裡,但是,父親終有一天會老去,自己根本不可能依靠父親一輩子。

想賺錢的念頭像無法湮滅的小火苗,在她心裡越燒越旺。

她的人生軌跡真正發生偏轉是在2007年。

那一年,她跟著父親來到省會鄭州打工謀生。

初來乍到,他們母女風餐露宿,居無定所,每天靠著饅頭自來水勉強度日。即使如此,李喜梅的心裡仍然開心不已。

因為她驚奇地發現:「大城市的機會真的很多。」

靠著從收音機學來的幾首歌,李喜梅和父親在街邊「賣起了藝」。

雖然她的歌聲並不好聽,甚至還有點跑調,但人們被她勵志的精神感染,每每路過,都會伸以援手。

一天忙活下來,李喜梅能夠賺上幾十塊錢,多的時候能有幾百塊錢。

看著靠自己賺來的錢,李喜梅開心得無以復加,

她先給父母添置了幾身新衣服,剩下的錢給自己買了一輛電動輪椅。

如此一來,就不用麻煩父母天天推著自己了。

日子在一天天變好,李喜梅靠著自己的雙手努力地改變家裡的情況。

轉眼到了2012年,直播行業正在興起。

李喜梅敏銳地抓住了這個風口,註冊了某Y平臺,成為了一名主播。

在鏡頭面前,她化著精緻的妝容,給觀眾們唱當下流行的歌曲,也會和他們分享自己的生活經歷。

雖然遭受著諸多的磨難,但是她永遠是一副樂呵呵的樣子。

她說:「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差,別人能做的,我也一定能做到。」

她勵志的話語收穫了很多粉絲,人們紛紛在底下給她留言打氣:「加油,好樣的!」、「你一定可以。」

隨著粉絲數量的增多,李喜梅開始做起了化妝品的生意,靠著直播帶貨,她賺到的錢越來越多。

「自己終于不是父母的累贅了。」看著穩步發展的事業,李喜梅說不出來的開心。

此時,她的心裡又萌生出了另外一種想法。

隨著年齡的增大,李喜梅有了談戀愛的想法。

她的想法很簡單,父母終究會老去,無法陪伴自己一生。那麼,那不妨找個伴侶共度餘生?

想到這裡,李喜梅開始了自己的追愛之旅。

她開始留意起自己的私信,見到有示愛的信息,她都會認真地回復,試圖以這種方式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但是這個過程並不順利。

很多人在網上談得很好,奔現的時候卻難掩驚訝之色,然後,再無下文。

李喜梅也不氣餒,仍然堅持回復私信,靜靜地等待守得雲開見月明的那天。

2014年,那個人出現了。

他叫瀋陽,出生在東北農村,比她大五歲。

作為粉絲,李喜梅的每次直播,瀋陽都會觀看,一來二去,兩個人漸漸熟絡,並且在聊天軟體上加了好友。

沒多久,瀋陽向她告白了。

對方一米八,還是個健康的人,這樣的人怎麼會喜歡自己呢?李喜梅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或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瀋陽並沒放棄,仍然每天簡訊、電話問候,給她分享自己身邊的趣事,博她一笑

看見他的執著,李喜梅的心像搖擺的天平一樣猶豫不定。

就在這時,瀋陽竟然從無錫跨越千里跑到了鄭州來看望自己!

驚訝之餘,李喜梅仍盡沒忘了盡地主之宜,她帶著他去鄭州的街頭、景點遊玩。

而他像一個護花使者將她照顧得很妥帖。

這次的相處,讓李喜梅芳心暗許,但僅存的那絲理智還是讓她決定再等等看看。

後來,一有了休息時間,瀋陽就跑到鄭州去看望李喜梅,他們相伴走過鄭州的街頭,李喜梅的心在一點點被暖化。

有一次,李喜梅感冒了,瀋陽帶著她去醫院。

他抱著她上下計程車,抱著她做各項檢查,在他寬厚溫暖的懷裡,李喜梅感受到久違的溫暖。

內心的最後一道防線潰敗,李喜梅答應了他的追求。

身高80公分的瓷骨娃娃和身高一米八的健康大漢喜結良緣?這怎麼看都充滿了匪夷所思。

李喜梅的父母先投來了反對票。

在他們眼裡,眼前這個男子渾身充滿著不被信任的氣質,他們害怕重蹈覆轍,

自己視若珍寶的女兒,再被人拐去當街乞討。

「哪怕找個隔壁村的瞎子,那也好歹能相互依靠。」李父說道

好不容易遇見了真愛,父母卻這樣不理解,李喜梅傷心欲絕。

她說:「感覺自己一輩子都沒得到過幸福,小時候因為身上的病難過,長大了又因為愛而不得難過。」

面對無法緩和的死扣,李喜梅仍然不想放棄。

她絞盡腦汁地勸說父母,想讓他們「高抬貴手」,成全自己的愛情。

瀋陽為了表示自己的誠心,他把打工攢下的五萬塊錢全部交給了李喜梅,

還當著全家人保證以後買房子的話,只寫李喜梅一個人的名字。

雖然還有疑慮,但是看到兩個人如此執拗,李家父母也不好再棒打鴛鴦,只好鬆口同意了兩個人的婚事。

2015年聖誕,李喜梅和瀋陽登記結婚。

婚後,瀋陽辭去了無錫的工作來到了鄭州和李家人一起生活。

為了使兩個人的生活更加圓滿,他們領養了一個男孩,將他視如己出。

遇見真愛又升級人母,李喜梅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了。

那時候的她並沒想到,這樣不真實的幸福只不過是白駒過隙,轉眼便煙消雲散。

2017年,短視訊開始崛起,某Y的直播出現難掩的頹勢。

作為平臺大V,李喜梅的直播業績無可避免的遭到影響,很長一段時間,她都呈現一種入不敷出的狀態。

而瀋陽自從結婚後,就沒有再出去工作過。

他整日賦閑在家,不是玩電子遊戲,就是出去打牌豪賭,沒錢了就伸手找李喜梅要。

李喜梅雖然頗有怨言,但是她因為自己的身體情況,始終對他心存愧疚,

所以,只要在她能給予的范圍之內,她對他的要求無有不依。

這樣的忍耐並沒有換來瀋陽的體諒。

因為業績下滑,兩個人的小金庫很快就見了底,瀋陽見狀,果斷拋妻棄子,遠走他鄉,再無音訊。

曾經轟動一時的感情只維持了兩年多就劃下了句號。

看著嗷嗷待哺的孩子,還有一紙失婚書,李喜梅才反應過來,

原來曾經的情真意切不過是「軟飯硬吃」的偽裝面具。

而她卻曾陷在「真愛」的戲碼里,無法自拔。

她笑自己的蠢笨、癡傻,也愧對自己的父母,明明不想讓他們操心,到頭來卻讓他們操碎了心。

來不及傷心,她還有年幼的兒子、年邁的父母,她告訴自己不能倒下。

借著過往的經驗,李喜梅轉戰抖音、快手,她輕車熟路地將自己的生活碎片做成視訊在平臺分享,

有時候也會帶著自己的兒子出境。

沒過多久,她就積累了上百萬的粉絲。

靠著巨大的粉絲池,李喜梅繼續做起了直播帶貨。

2019年,李喜梅開始考慮自有品牌的打造,她成立了自己的化妝品公司,用自己的名字來命名旗下的化妝品。

她親在直播帶貨,也學起了淘寶電商。

儘管前期充滿艱難,但李喜梅就這樣一步一個腳印,終于成功躋身千萬身價的企業家行列。

電影《芳華》曾說:「一個不被命運善待的人,最能懂得善意。」

事業成功后,李喜梅仍然沒有忘記回饋這個社會。

她將自己的收入分出了一部分專門用來做慈善。

不管是2020年的疫情,今年的河南水災,還是貧困山區的兒童助學都能看到她捐錢捐物的身影。

因為淋過雨,所以也想給別人撐傘,李喜梅「脆弱無比」的身軀卻寫出了生命最勇敢的模樣。

試問我們,又有什麼可畏懼的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