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洞房夜,新郎見嬌妻半夜喝涼水,木匠:你妻子有古怪

話說古時候在邵陽縣,有一個魯班門。門主姓魯名康已年近古稀,據說是魯班的後人。門下弟子眾多,主要可分為三類。一類是外門弟子,只傳授普通的木匠手藝。另一類是內門弟子,傳授普通木匠手藝,還有更深奧的機關術。

還有一類名額只有一個,那便是魯班門主的親傳弟子。親傳弟子不僅可以繼承門主之位,更可以得到魯班門的秘笈《魯班經》。相傳誰得到《魯班經》,便可獨步天下,無人能與之爭鋒。魯門主的親傳弟子一直未定,外門弟子有三百,內門弟子只有十人。

這十人都是通過層層選拔出來的,無論人品悟性皆屬上乘。如今魯門主年紀已大,便想從內門弟子中選一人為親傳弟子。魯門主最屬意的,是內門大弟子劉良。劉良不僅心地善良,而且悟性極高。但是親傳弟子將來是要繼承門主之位與《魯班經》的,所以他一直在考察。

魯班門門規甚嚴,不准弟子賭博連賭坊的門都不能進。話說這天,魯門主訪友歸來途經山下的小鎮,竟看到大弟子劉良在一賭攤上跟人賭錢。魯門主震怒,拂袖離去。回去後,就將劉良趕出師門。可劉良卻說自己是冤枉的,自己從未去過賭攤賭錢,而是獨自一人在山林中尋找木材。

魯門主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並不相信劉良的話,將他趕出了師門。一年後,魯門主收內門中的小師弟為親傳弟子。小師弟姓張名福,悟性雖不是內門弟子中最高,但人品卻是最好的。在魯門主百年後,張福就繼承了魯班門主之位,還有《魯班經》。

幾年後,張福在機緣巧合下,救了華山派掌門之女王鳳菇一命。不久後,兩人結為了夫妻。張福將門中事務都交給師叔處理,他則尋了一處安靜的住所,潛心研究《魯班經》。歲月如梭,時光荏苒,轉眼已過了18年。張福的兒子張墨斗,已經長成了大小夥,到了該成親的年齡。

小鎮上徐員外家有一女名喚月娥,此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且善良孝順人品出眾,樣貌更是方圓百里無人可及。張福親自到徐員外家提親,徐員外十分高興,爽快地同意把女兒月娥許配給張墨斗。很快到了張墨斗成親這天,他穿上了新郎官的大紅衣服,騎著高頭大馬來到徐家迎親。

新娘子在丫鬟與媒婆的攙扶下,出了徐家門緩緩走進花轎。張墨斗喊了一聲起轎,迎親隊伍緩緩前行。在路過一個樹林時,林中突然出現濃厚的白霧,伸手不見五指,隊伍只能原地暫停。過了好一會,白霧才漸漸散去,隊伍繼續前行。

一個時辰後,隊伍在張府門前停下。張墨斗來到花轎旁,請新娘子下轎。張墨斗彎腰背起新娘,大步走進了張府。來到大堂放下新娘子時,他突然發現新娘雙手有些粗糙,像是長年幹活造成的,心中頓生疑惑。在心裡自語道:「徐月娥是徐員外的千金,身邊有丫鬟婆子伺候,雙手應該如玉般漂亮才是,怎會如此呢?」

這時一個老者的聲音出來:「新郎官別發愣了,吉時已到趕緊拜堂吧。」眾人亦紛紛催促。張墨斗無暇思索,只能是先拜堂了。兩人夫妻對拜後,一聲禮成傳來,新娘被送入了洞房,新郎則招呼來祝賀的賓客。新郎與賓客推杯換盞,到了半夜才得以脫身。

張墨斗走到一個年輕男子身邊低語了幾句,男子點點頭後離開了。之後張墨斗腳步踉蹌朝洞房走去,過了一會他推開房門,踉蹌地走過去扯下了新娘的紅蓋頭。只見一張絕美的容顏映入眼簾,張墨斗眨了幾下眼,就一頭栽到了床上呼呼大睡。

新娘見狀輕輕拍了幾下張墨斗的臉,喊道:「你醒醒。」呼喊了好幾聲,回答他的只有打咕嚕聲。新娘子狠狠一跺腳,走出了房間。床上的張墨斗猛然睜開眼睛,偷偷跟了上去。只見新娘子來到井邊,打上來一桶井水,她用水瓢盛水,喝了幾口涼水。

躲在柱子後的張墨斗見到,已經猜到了七八分,眼前之人並非徐月娥。徐月娥生活很講究,怎麼可能喝涼水呢?這時一個男子悄然來到他身後,輕輕拍了他肩膀,說道:「你妻子有古怪。」這名男子叫羅亮,是張福二師兄羅毅的兒子,年紀輕輕就是一名手藝高超的木匠了。

張墨斗說道:「這個我已經知道了,我讓你拿噴網槍,拿來了嗎?」羅毅舉了舉手中奇怪的武器,回道:「這不就是嗎?」突然,新娘喝聲傳來:「誰在哪裡?」眼睛盯著張墨斗藏身的地方。張墨斗見被發現了,與羅毅走了出來。喝道:「你到底是誰?用偷樑換柱之法來此有何目的?你把月娥弄到了哪裡?」

女子冷聲道:「原來你是裝醉的,我還想拿瓢冷水去把你澆醒呢。快把《魯班經》交出來,我就把新娘還給你。」張墨斗喝道:「真是膽大妄為,竟敢孤身進入我張府。看我先把你擒住,再去救月娥。」說完一把拿過羅毅的噴網槍,朝女子打出了一張網。

只見女子從腰間,抽出一把軟劍,從下往上一撩,大網從中間破開一分為二。接著身形一飄,軟劍已抵住了張墨斗的咽喉。冷聲道:「就你們這點破機關術還想擒我,做夢吧。快帶我去取《魯班經》。」也就在這時,一片樹葉帶著勁風如流星般迅速,擊中了女子的手腕。

軟劍哐當掉落在地,女子只見眼前人影一閃,自己已被對方點了穴道動彈不得。張墨斗驚喜的叫道:「娘。」來人正是華山派掌門之女王鳳菇,隨後,張福也來到了這裡。張福問道:「姑娘為何要傷我兒?」女子說道:「我並不想傷人,只想拿回本該屬於我們劉家的《魯班經》。」

張福試探著問道:「你是大師兄的女兒?」女子回道:「沒錯,我叫劉彩蓮。當年你陷害我爹,奪了門主之位和《魯班經》。我爹一生的願望,就是想看一眼《魯班經》。他因此鬱鬱成疾,我想借《魯班經》回去給他看一眼,這不過分吧?」

張福說道:「姑娘,當年並不是我陷害你爹。我也知道大師兄是冤枉的,這樣吧,我只能借手抄本給你帶回去給大師兄。不過你得答應我,回去後放了我兒媳。」劉彩蓮回道:「可以。」於是張福回屋,過了一會拿出了《魯班經》遞給了劉彩蓮。

王鳳菇解了劉彩蓮的穴道,劉彩蓮拿了《魯班經》就告辭離開了。王鳳菇問道:「相公,他們要是不放月娥怎麼辦?」張福笑道:「不會的,我相信大師兄的為人。」一旁的羅亮見沒事了,也告辭離開了。張墨斗問道:「爹,《魯班經》是本門至寶,怎能輕易給人?」

張福左右看了看,見沒有外人。才說道:「師父曾告訴過我,師門所傳的並非真正的《魯班經》,只不過是一本深奧的陣法術。而真正的《魯班經》,到底是什麼,藏在了哪裡,至今無人知道。這是本門的秘密,你們切勿外傳。」

母子倆聽罷,皆點點頭。天濛濛亮時,徐月娥果然被放了回來。三天后,兩人正式拜堂結為了夫妻。婚後夫妻恩愛,過上了甜蜜的生活。半個月後,張墨斗外出給人幹活。他雖是少門主,但也需要出去歷練,給人幹活。張墨斗一個人,走在山野小道上。

突然,他聽到不遠處有打鬥聲。於是慢慢靠近查看,見劉彩蓮與一位老者,被十幾名黑衣人圍攻。老者衣服被刮開了幾道口子,看情形像受了重傷。張墨斗迅速掏出幾顆煙霧彈扔了出去,現場頓時煙霧繚繞。煙霧散盡不見了劉氏父女,黑衣人四處搜索。

一個山洞裡,劉彩蓮用劍架在張墨斗的脖子上。問道:「你既派殺手來追殺我們,為何又假惺惺救我們?」張墨斗說道:「我沒派人追殺你們呀。」劉彩蓮怒道:「他們用的都是華山派武功,你還想抵賴嗎?」張墨斗聽罷,一臉苦澀。說道:「華山派流傳許久,會華山派武功的人多如牛毛。這些殺手,跟我們家沒關係。」

劉彩蓮冷哼道:「我們剛得到《魯班經》,就被人追殺。不是你們家派的,還會是誰?再不說實話,我殺了你。」張墨斗忙喊道:「娘子冷靜,你可不能謀殺親夫。咱們可是正式拜了天地的,我們可是夫妻啊。」劉彩蓮聞言又羞又怒,舉手要打張墨斗耳光。

一旁的老者咳嗽了幾聲,說道:「女兒,莫要傷他。雖說當年我被逼出師門後,得利最大的就是他父親,按常理說陷害我的應當是他父親。可這些年,我觀他們父子一心向善光明磊落,不想那種卑鄙陰險的小人。」說完又咳嗽了幾聲。

劉彩蓮不再理會張墨斗,來到父親身邊柔聲問道:「爹,你的傷沒事吧?」張墨斗掏出一瓶藥遞給老者,說道:「大師伯,這是華山派的療傷聖藥,你趕緊服一顆吧。」這時洞外傳來了沙沙聲,張墨斗說道:「不好,黑衣人快搜到這裡了,我去引開他們。」

說完,張墨斗就沖了出去,故意弄出了動靜。黑人大喊:「他們在那邊趕緊追。」一眾黑衣人,朝張墨斗跑的方向追去。張墨斗一路逃跑,也辨不清方向,最後竟被逼到了懸崖邊。與黑衣人鬥了幾回合,被黑衣人一掌打落了縣崖。

一黑衣說道:「咱們中了這小子的調虎離山之計了,趕緊回到剛才發現他的地方繼續搜索。」劉彩蓮父女見黑衣人走後,以為黑衣人不會再回來,就沒有離開山洞。最後,被黑衣人擒住了。黑衣人沒在他們身上找到《魯班經》,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他們得到的只是手抄本,是真是假都不知道。把他們抬去張府,多年的恩怨應該做個了結了。」

劉良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他們父女被點了穴道動彈不得。話分兩頭,張墨斗被打落懸崖後,身體不斷下墜。突然,他隨身攜帶的古老墨斗,不斷的亮出金光。一道金光從墨斗中射出,在空中變成一個老者的虛影,虛影閃閃發出金光。

虛影用手托住張墨斗,讓他緩緩下降。過了一會,張墨斗落到了崖底。他忙向虛影跪拜,恭敬地說道:「弟子,拜見魯班祖師。」原來張墨斗在師門中,見過魯班祖師的畫像。眼前的虛影,跟畫像一模一樣。虛影緩緩道:「起來吧,你能見到我藏在墨斗中的一縷元神,也算是緣分。伸出右手,我這就傳你真正的《魯班經》。」

原來張墨斗帶的墨斗,是魯班祖師曾經用過的,魯班門一代代傳下來的。張墨斗依言伸出右手,虛影也伸出右手,兩個手掌相合。虛影化作一個個金色古老文字,鑽進了張墨斗體內。張墨斗閉眼,感受著其中的能量。腦海中出現了《魯班經》第一章墨符,他就情不自禁地修煉起來。

此時,張府門前羅亮一身白衣哭訴道:「伯母,墨斗他被劉彩蓮父女殺害了。」劉彩蓮父女躺在擔架上動彈不得,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王鳳菇聞言,如五雷轟頂心神俱震。羅亮見狀,狠狠一掌將王鳳菇擊飛。王鳳菇撞到門檻,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張福怒道:「羅亮,你這是幹什麼?」羅亮沒回答,十幾個黑衣人從旁邊瓦房中飛了下來。為首的黑衣人摘下麵巾,說道:「小師弟,我們要不這麼做,怎能傷得了華山派掌門之女?這些年要不是忌憚她的武功,我們早就動手了。如今你還不明白嗎?當年就是我用易容術打扮成大師兄的樣子,在賭攤賭錢故意讓師傅看到。

我以為陷害逼走了大師兄,門主跟《魯班經》就會是我的。誰曾想最後卻便宜了你,真搞不明白師父為何把《魯班經》傳給悟性最差的你。小師弟,趕緊把《魯班經》交出來吧,不然別怪師兄心狠。」

張福聽罷,勸說道:「二師兄,趕緊收手吧。多行不義必自斃,你這樣處心積慮強取豪奪,不會有好下場的。」羅毅冷笑道:「你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情形,沒有好下場的是你們。」說完,手一揮。十幾名黑衣人,朝張福夫妻倆沖了過去。

王鳳菇雖受傷,但還能抵擋一陣。夫妻二人畢竟勢單力薄,很快落入了下風。崖底的張墨斗猛然睜開眼睛,好像感應到了父母有危險。他拿出一張小黃紙,用墨斗在上面彈出奇怪圖案。嘴裡喊了一聲:「墨符,變。」墨符瞬間變成了一隻大雕,他坐上大雕朝家趕去。

沒多大功夫,大雕就飛到了張府門口上空。張墨斗往下扔了幾張墨符,墨符變成了各種猛獸與黑衣人搏鬥。黑衣人不敵紛紛被打敗,羅氏父子被當場擒拿。張墨斗從大雕上下來,先是查看了父母的傷勢,見並無大礙,才去幫劉氏父女解開穴道。

劉良得知當年真相後,歎道:「沒想到當年陷害我的,竟是二師弟。他以為逼走我,就能得到《魯班經》,卻沒想到師父傳給了小師弟。真是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想要用陰謀詭計獲取,最終只會是一場空。只有像小師弟這般,行事光明磊落才最終得師父賞識。」說完,歸還了手抄本《魯班經》。

最後,劉良與張福盡釋前嫌。羅氏父子被押到了官府,接受法律的制裁。劉月娥也嫁給了張墨斗,一家人其樂融融過上了幸福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