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兒2歲喪母、被父親拋棄,靠乞討10歲才上學,打破寒門考上名校

2018年,在評選「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時,有一位大學生的坎坷故事感動了所有人。

他2歲的時候,母親因病不幸去世。

3歲不到,他就被父親拋棄,沒有了父親、母親的疼愛與撫養,他只能和年邁多病的爺爺一起靠吃糟糠菜長大。

6歲那年,與他相依為命的爺爺也去世了,他便成為了村裡沒人管的流浪孤兒,靠挖野菜、吃野果和村裡人施捨食物長大。

為了填飽肚子,他慢慢地成為了村裡的問題兒童,開始走上他的父親偷雞摸狗的老路。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一身惡習的孩子,讓村裡所有人都討厭的娃娃,能夠活下來乃至念完書都難。

然而有一天,他卻突然浪子回頭,成為了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更是在後來奇跡般地打破了命運和寒門對他的束縛,成功地考上了國內的985大學——四川大學,給自己逆天改命。

讓我們一起來走進「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彭仕輝的故事,體驗一段寒門子弟逆襲突破桎梏的人生。

流浪兒2歲喪母、父親離家出走

1994年6月,彭仕輝出生在江西金溪一個十分貧困的家庭。彭家往上三代世代貧農,傳到他父親這代更加糟糕,連吃飯都成了問題。

彭仕輝回憶,母親賢良淑德,是個不可多得的賢慧女人,然而所托非人,嫁給了他的父親。

彭仕輝的父親有很多兄弟姐妹,爺爺雖然不曾給大家什麼東西,全靠各家白手起家,別的伯伯家憑藉耕種和奮鬥,日子溫飽總是不成問題。

然而他的父親從小被寵壞了,養成了驕奢淫逸、遊手好閒的毛病。

自從結婚並生下彭仕輝之後,他整日遊手好閒不算,還經常到處晃蕩,偷雞摸狗,成為了十裡八鄉人人厭惡的小偷,進出派出所宛如自家門檻。

彭仕輝說自己後來聽姑姑說,父親沒有盡過半點當父親的責任,從出生開始,吃喝拉撒全是母親一個人張羅的。

然而即使是這樣一位好女人、好母親,終究還是在他2歲那年離他而去。

關于母親的去世,彭仕輝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只是後來聽別人說,那一年母親生下妹妹後不久,因為長期勞作又營養不良,母親便落下了重疾。

有一次母親去河邊洗衣服,一不小心便腦袋一陣眩暈栽進了河裡,人們發現她時雖然還有氣,可沒幾天還是因為身體孱弱、疾病復發,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他曾聽姑姑提起母親,姑姑說: 「你的母親去世的時候,死死地握著你的手,眼淚趟滿了全臉,她怕你養不活那個不舍啊……」

如今只要一想起母親,彭仕輝便會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他曾不止一次在演講中哽咽地提到——「我的母親是位偉大的母親,也是個命苦的母親……」

原本所有人都覺得彭仕輝的母親雖不在了,但好在他的父親還在,而且年輕力壯才20出頭,遭遇如此大的變故,他應該能夠收斂性子,痛改前非,把孩子養大。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卻讓村裡的所有人都憤憤不平,爺爺更氣得拿著棍子滿村地追著他的父親打。

彭仕輝母親去世後,留下了年僅2歲的彭仕輝和尚在繈褓中的妹妹。

妹妹還要吃奶,母親在生前便把她託付給了感情最好的姑姑,可是留下來的彭仕輝,卻差點被餓死。

原來,彭仕輝的父親雖年輕力壯,卻爛泥扶不上牆,在遭遇如此大的變故之後,他非但不痛改前非,反而愈加變本加厲,破罐子破摔。

他既不耕種,也不出去幹活賺錢,整日就待在家裡意志萎靡,整天想著靠哥哥姐姐的接濟過活。

後來伯伯、姑姑們看不下去了,故意不再接濟他們,想方設法逼著他出去幹活。

沒想到,有一次爺爺來到彭仕輝家,卻被氣得差點暈過去。

在沒有人接濟的情況下,2歲多大的彭仕輝餓得已經在地上拱來拱去,他的父親卻還心安理得地躺在床上睡大覺。

爺爺大氣,抄起棍子便打了過去。

那一次之後,彭仕輝的父親便離開了家,再次走上了偷雞摸狗的老路。

彭仕輝回憶,不知過了多久,總之是自己已經記事了。

有一天彭仕輝的父親突然回來了,他高興了一晚上。可是第二天天還沒亮,卻發現父親又不見了,後來他就再也沒有見過父親。

長大之後別人才告訴他,那天晚上因為父親偷了東西,犯了重罪,連夜便被員警抓走了。

員警不忍心當著他的面抓父親,所以是悄悄地來,悄無聲息地走的。

父親被抓之後,彭仕輝便繼續跟著年邁的爺爺生活,妹妹則交由姑姑家撫養。

然而好景不長,才五六歲的時候,和他相依為命的爺爺也因病去世了。

從此,彭仕輝徹底成為了一名無家可歸、沒人要的孩子,整日在村裡、村外和附近村頭飄泊,靠乞討為生。

後來彭仕輝曾在演講中說—— 「爺爺走了之後,我成了無家可歸的孩子。剛開始我住在爺爺留下的十多平的破舊泥瓦房裡。可是不久又停電了,屋子裡顯得陰森恐怖,我就開始在外面找有月光的橋洞住。

那時候我才五六歲,夏天天氣很熱,晚上我就到外面找橫倒下來冰涼的電線杆,抱著睡一晚。天亮了便去找吃的。家裡沒有東西吃,我就去偷瓜摘棗,漸漸地也成為了村裡令人頭疼的問題兒童。」

透過彭仕輝的回憶我們不難發現,在他童年苦難時期,總是有村裡的長輩包容他。

尤其是姑姑伯伯,總是想方設法地找到他給他提供食物吃,否則憑藉一個五六歲的娃娃,每日在外風吹日曬,絕對是無法把自己養活的。

剛開始的時候,伯伯們也想把他接到他們家裡去生活,可是一來二去,寄人籬下的日子讓彭仕輝感覺到了極大的不適應,沒多久他就又偷偷地跑回爺爺的小黑屋了。

伯伯們無奈,只能順著他。

彭仕輝後來曾多次表示—— 「最困難的時候,我吃村裡的百家飯長大的。」

五六歲的時候,孩子還小,只要不讓他餓死,不生大病,其他的事情家中長輩和村裡人一般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可是慢慢長大到10歲,就到了不得不管的年紀了,這時候如果再繼續偷雞摸狗,那基本以後的人生就毀了。

彭仕輝的姑姑不忍侄子在外飄泊流浪,便從外地回來找到了他,把他帶回去一起生活。

浪子回頭金不換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姑姑擔心自己侄子走他父親的老路,所以剛到家的時候每天重點教育他,人一定要「踏實正直、勤奮儉樸」,還對他說 「只要你自己不放棄,姑姑姑丈就是再苦再累也不會放棄你!」

可是姑姑家的生活並不好,她也有兩個小孩要養,要讀書。

姑丈的身體十分不好,有嚴重的腰間盤突出,一干重活就疼得要死。

剛開始的時候,姑姑姑丈對自己講的話,彭仕輝也有點左耳進右耳出,姑姑也打他,但他絲毫沒有改過的意思。

後來,彭仕輝看到姑姑、姑丈為了自己的到來每日每夜地忙前忙後,想到自己去世的母親、爺爺,夭折的妹妹,一股強烈的不屈在親情的刺激下突然爆發,後來彭仕輝在接受採訪時說—— 「我就是要和命運對著幹!」

從此,彭仕輝浪子回頭,徹底痛改前非。

在姑姑、姑丈苦心孤詣的監督與教導下,他不僅摒棄了此前撒謊、打架、罵人、偷東西等惡習,還學會了主動承擔起家裡力所能及的事,最主要的是,他開始上學,讀書寫字。

在讀書上,彭仕輝起步雖比常人慢了好幾年,可他好像天生就是讀書的胚子,啟蒙教育不僅上手快,還表現出了不同于其他孩子的悟性和能力。

江西「山裡娃」如何打破寒門?

姑姑和姑丈覺得他是個讀書的好料子,便頂住所有壓力開始供他讀書。

彭仕輝回憶,對于自己的學業,姑姑要求極其嚴格,她說: 「只要你肯讀,能讀得下去,再苦再累我們也會供你讀書!我對你有兩點要求:

一、放學後必須先寫完學習再玩,如果玩兒,那就上學前都不能寫作業。二、我不看你平時成績,但期末一定要拿第一回來。平時不管你拿了多少獎狀,都不能貼牆上。」

彭仕輝長大後,才慢慢理解了她的良苦用心。

彭仕輝說: 「她不讓我先玩再寫作業,就是想讓我被老師打,長教訓。不讓我貼獎狀,就是為了不讓我養成驕傲自滿的毛病。」

彭仕輝讀書本來就有超乎常人的悟性,加上姑姑教育得當,他本人又學習刻苦,從小到大幾乎都是第一名。

六年級的時候,彭仕輝因為成績特別優異,學校直接給他跳級到了國中。

國中畢業時,彭仕輝不負眾望,以全鎮第一的成績考入了金溪二中重點班,全村都歡欣鼓舞地一片沸騰。

高中時,彭仕輝雖然念的理科,但是他的語文極其優異,尤其寫得一手好作文,一次他參加了全國創新作文大賽並一舉斬獲了全國二等獎。

高三那年,全國各大高校開始到各個基層高中自主招生選拔好苗子,彭仕輝直接被四川大學的老師看中,並成功通過自主招生,成為了2015級化工專業的學生。

至此,一名問題兒童,徹底打破寒門逆天改命,完成了命運的蛻變。

當彭仕輝把錄取通知書捧到姑姑面前時,姑姑再也忍不住的淚流滿面,兩人久久地抱在一起。

去上大學報名的那天,姑姑把積攢已久的全部身家6000塊錢給他說: 「你已經成功地考上大學了,往後的路,姑姑能幫得不多了,要靠你自己去走了。到了大學,錢該用的用,吃好點,錢不夠了要和姑姑說。」

那一句「錢不夠了要和姑姑說」,讓彭仕輝一直久久暖在心裡。

一個都不放棄

到了大學之後,彭仕輝品學兼優,非但沒有和姑姑再要過錢,反而通過獎學金、助學金和勤工儉學,賺夠了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

在大學,彭仕輝選擇的是化工專業,這個專業是典型的理工科專業,然而彭仕輝卻在文學方面展現出了濃厚的興趣和不俗的造詣。

他寫的《花開不止在春天》榮獲中國「助學·築夢·鑄人」徵文全國二等獎。

除此之外,他還踴躍地參加文學社團,和同學一起搭建了「徵文約稿小助手」,並在後來以此平臺榮獲大學生互聯網+大賽四川大學校級三等獎。

也許是原生家庭的影響,彭仕輝在大學時反而極具擔當與責任感。

大學時,他被選為班長,可是當大一第一學期時,班上竟有近一半的人掛科,全班整體成績在學院排在了最後一名,這讓身為班長的彭仕輝一度自責不已。

第二學期開學,彭仕輝決定作出改變,擔當起自己身為班長的責任,一定把現狀徹底逆轉過來。

開學的第一天,他發現班裡有不少人沒有來聽課,下課之後,他就會一個一個去拜訪,詢問他們不來上課的原因,對于睡懶覺的他絕不姑息。

到了晚上晚自習和週末,他就會第一個去課室或者圖書館占位置,然後一個一個地給同學打電話讓他們來自習看書。

對于班裡跟不上的同學,他會一直全程督導,講題目直到講透講懂為止。

彭仕輝說: 「我剛開始就是一個都不想放棄!起初當然會招致反感,但大家心裡都明白這其實對所有人都是有好處的。大一時,我還會週末去體育館鍛煉,約上班裡的同學一起打羽毛球。總之是想盡一切辦法,把班級體團結起來。後來,同學們有了更好的想法,也會隨時跟我說。」

後來大二的時候,彭仕輝本可以轉到自己感興趣的文學與新聞學院,但是他因為割捨不下和大家的感情,毅然選擇留了下來。

彭仕輝為大家、為班集體作出的貢獻與努力,大家有目共睹。

漸漸地,班級的凝聚力便起來了,成績也越來越好,後來直接從吊車尾班級成為了學院的先進班級。

彭仕輝的擔當與能力,征得了所有人的一致好評,他也成為了學校的「明星班長」。

然而諸多光環加于一身的彭仕輝並沒有迷失,他說: 「無論是感動川大人物還是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他都看得很輕,因為這些多少都有考慮他的身世成份在。我最看重的還是‘創新工作金獎’,因為這份榮譽與我過去不幸的遭遇沒有任何關係,它是我和同學們依靠集體的努力奮鬥得來的。

我的童年不是那麼美好,幸運的是,周圍的人不拋棄不放棄,讓我上學,有了改正、轉型、成長和成熟的機會。」

懂得自己身在何方,懂得自己需要什麼,心懷感恩,眼向前方,這就是彭仕輝區別于大多數人所擁有的優秀質量。

了不起的「社會活動家」

在彭仕輝諸多的優秀質量中,最亮眼的還是他的社會活動能力與貢獻。

據悉,彭仕輝的感恩心和社會責任感極強。

他是四川大學公益社團的副社長,在大學四年的暑假幾乎沒有回過家,全是帶著同學們在四川的各個地方鄉村學校度過的。

2017年夏天,彭仕輝帶著17名隊員不辭辛苦地來到四川廣安悅來鎮,在當地的學校開展義務支教活動,向鄉村的孩子們介紹外面的廣闊世界與天地,給鄉村的孩子們插上了一對不甘現狀、飛出貧困山區的理想翅膀。

此後一直到2018年8月,彭仕輝又帶著大家相繼去了廣安岳池、汶川映秀、樂山峨眉等地,每到一地,都給當地的孩子們播撒下了理想的種子。

除此之外,彭仕輝還熱心于為鄉村孩子的公益募捐活動。

彭仕輝組織並參與的「愛心宿舍·環保助學」活動攏共吸收了一千人次的志願者,走到社區向人們募捐圖書、瓶子等,通過變賣共得資金12000元(約合新臺幣5.3萬),通通都捐獻給了鄉村孩子。

他組織參與的愛心包裹·善行100活動,攏共招募了2000多名志願者,走上成都街頭為山區的貧困孩子募捐,一共向50多萬成都市民傳遞扶助山區的公益理念。

在彭仕輝及他的團隊的影響與努力下,共募集了近100萬元(約合新臺幣430萬)資金,為一萬多名山區小朋友購買了100多種的新文具。

除此之外,彭仕輝組織並參與的公益活動還有許許多多。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選擇

彭仕輝大學學的是化工專業,在整個大學期間,他品學兼優,社會閱歷豐富,憑藉這些無論是考研還是到社會上工作,都會是不錯的籌碼。

然而在2019年大學畢業後,彭仕輝經過一段時間的深思熟慮,卻選擇了出乎所有人預料的職業——加入了自己一位師兄創立的高中輔導教育機構。

2021年當記者找到正在當教師的彭仕輝時問他: 「你的路很多,也很寬,為什麼是教師呢?」

彭仕輝淡淡地說:「我也說不清,是在什麼時候做老師的想法在自己心裡生了根,萌了芽。」

「我的身世比較坎坷特殊,所以有一段比較刻苦銘心的回憶。我只是為學生多做了一點努力,父母都會放大,放在心上。

我是一個幸運的人,上學讓我有了是非觀念和拼搏的動力,所以我也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為學生多帶去些積極的影響。

有時上課壓縮了中午吃飯和休息的時間,一些學生家長知道了,還批評我不好好吃飯,硬是要讓孩子帶些食物給我,我真的非常感動。」

顯然,彭仕輝這樣的例子畢竟是少數。

張愛玲曾經有句話說的極好——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正是因為彭仕輝從小擁有特殊的經歷,所以站在他的角度擁有對學生更深得理解與認識。

也許他不是最優秀的那名老師,但是他一定是最懂孩子、最知道如何把他們引到正確的道路上來的老師。

彭仕輝的蛻變、感恩、責任與擔當,乃至他的成功也許難以復製。但是這不重要,因為他已經以生動的例子再次向世人宣示:寒門未必難出貴子,讓我們為彭仕輝的往後的教育工作祝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