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釘子戶要價9000萬,化身「孤島」硬挺2年,斷水斷電也不走,開發商無奈出絕招

在重慶九龍坡有這樣一棟房子,號稱「最牛釘子戶」,以一座「孤島」的形態持續了兩年多,在此過程發生了什麼?房主為何遲遲不肯拆遷?最終賠償款真的是傳言中的9000萬嗎?

2007年3月,一條「重慶最牛釘子戶」拆遷的新聞被各大媒體爭相報導。據悉,該房屋主人同開發商就房屋拆遷問題僵持兩年之久,大家對于這座兩層小樓極為好奇,為何遲遲不肯拆遷呢?

2004年初,根據當地政策改革,引進開發商進行該片區改造工作,危樓改造本是造福百姓的事情,因此,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裡,該片區200多戶人家都陸陸續續搬遷。但是,有這樣一棟兩層小樓矗立在中央,高出地面十余米,和周邊顯得格格不入,非常突兀。遠遠望去,好似一座孤島立于大海中央,大家也都很好奇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房屋是否還有人居住?房主同開發商之間分歧在哪裡呢?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這棟房屋的歷史。這棟房子面積為219平方公尺,是一棟兩層小樓,屬于營業用房,房主為楊武、吳蘋夫婦,該房屋最早于1944年楊武父親所建,後期經歷了房屋歸公,然後又私有的過程,最終在1993年,經批准,楊家夫婦在原有基礎上建立了兩層小樓。

自2004年拆遷公告發佈之後,周邊住戶陸陸續續和開發商達成一致協定,然後搬出原位址,截止2006年,該地區204家住戶以及77家非住戶,除了楊家夫婦之外,其餘均搬遷完畢,僅剩楊武吳蘋夫婦以及他們的房子留在原地,繼續同開發商商討房屋拆遷問題。

2007年初,經過近三年的商討無果,房管局無奈之只得請求法院協助,下達強拆執行命令。其實,早在執行期限到期之前,由于周邊地區已經開始動工改建,開發商將周圍土地全部掏空,其中因為牽扯到水管電線等基礎設施,該二層小樓早已處于斷水斷電的狀態。

但是,即便沒有基本的生活設施,楊家夫婦也堅決不妥協。據悉,男主人楊武自幼習武,1985年曾獲得「武術散打搏擊賽」75公斤級冠軍,因此,在沒有水電的情況下,仍舊徒手爬上這座「孤島」,並且往房屋內搬運煤氣罐,瓶裝水,食物等基本生活用品,同時還扯出橫幅,上面寫著「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等字樣,表示要與房屋共存亡。

隨著事情不斷發酵,輿論導向日益嚴重,各大媒體也抓住新聞熱點大肆報導,引起了民眾的關注,就連海外媒體也紛紛進行該事件報導,開發商與房屋主人各執一詞,孰是孰非爭辯不休。據房屋主人楊家夫婦所說,他們根本沒提出過貨幣置換的條件,更沒有索要9000萬的賠償金,而根據當地相關機構對于該房屋的評估來看,此棟小樓估價約為900萬左右。

此說法也被當地房管局證實,楊家夫婦的確沒有索要9000萬賠償金。據開發商所言,楊家夫婦曾提出要求開發商提供「過渡門面」要求,開發商也根據相關規定進行協調,提出根據小樓的面積,給予一定的過渡補償金等相關補償,但是雙方一直沒有談攏,因此事件拖延長達兩年之久。

2007年3月19日,法院向楊家夫婦下達裁決書,根據當地政策以及房管局訴求,要求楊家夫婦于22日前搬出小樓並進行強拆,但是楊氏夫婦仍然拒絕搬遷,事情再度陷入僵局。直到4月2日,該事件經過多方努力,最終有了突破性進展,楊氏夫婦與開發商達成一致協議,同意接受異地實物安置,按照同等面積,置換一套商業用房,並在同意書上簽字。

隨後,楊氏夫婦拆除了掛在小樓上的橫幅,並搬出相關生活用品離開房屋。緊接著,開發商著手開始房子的拆除工作,並于當晚完成拆遷,該二層小樓夷為平地。至此,沸沸揚揚的「最牛釘子戶」事件算是落下帷幕。

回顧該事件始末,我們無法站在道德審判點上議論對錯,開發商為了利益無可厚非,楊氏夫婦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亦是沒有觸犯任何法律,但是此事件造成的影響,卻是始料未及的,在雙方僵持的兩年多時間裡,不論是開發商還是楊氏夫婦,都有著不可估量的經濟損失以及精神損失,最主要的是,給公眾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是無法挽回的。

我們應該做的,是遵守規定,在保護自己權益的同時,與人方便于己方便,為國家的發展和城市的進步貢獻自己微薄的力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