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女子救了一頭驢,分娩夜驢托夢:等孩子出生宰了我

奇夢

明朝成化年間,成都府上有一名叫劉富貴的員外,家財萬貫,常常仗著自己有些錢財便欺淩百姓,為此百姓見了劉富貴就躲著走,平日裡偶然碰上了對其也是畢恭畢敬的模樣。

別看劉富貴在外作惡,可回了家卻是個耳提面命的主,面對妻子柳氏,劉富貴是一句重話都不敢說,柳氏讓他往東,絕對不敢往西走,不知道的人以為柳氏多麼囂張跋扈,才能把劉富貴訓成這個樣子。

但實際上柳氏不僅溫柔善解人意,更是出身于書香門第,在家中時常言傳身教,勸導劉富貴多做善事,劉富貴也因此偶爾在街上佈施米粥,只是做的都是表面功夫,一勺下去,米湯裡根本沒有米。

這天劉富貴受柳氏的囑咐,再次來到街上佈施米粥,有一花衣裳老太太瞧米湯裡無米,不禁指著劉富貴大罵道:「你這沒良心的,平日裡欺壓百姓,從百姓手裡壓榨錢財,如今想做點善事,還不盡責,真叫人生恨。」

老太太的話,劉富貴自然是不愛聽,見這老太太得了便宜還如此咄咄逼人,劉富貴不禁伸手推了她一把:「走走走,喝了米粥事兒還這麼多,沒我劉富貴你連米湯都喝不上!」

老太太被劉富貴這麼一推,身子一仰便摔倒在地,躺在地上「哎喲」叫了一聲就沒了動靜,再一看老太太已然斷氣。

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街上登時就亂了營,連連指責劉富貴的不是,劉富貴也被嚇了一跳,慌忙趁亂逃回了家。

妻子柳氏見劉富貴這般驚慌失措,連忙詢問了幾句,劉富貴卻是眼神閃躲說道:「沒事沒事,一會兒若有人找我,你就說我不在家。」

說著,劉富貴一頭鑽進屋裡,嚇得在床榻上縮成了一團,他劉富貴平日裡雖然囂張跋扈,可一條人命都沒害過,他雖然看似能在城中呼風喚雨,可也怕吃牢飯。

劉富貴想著想著,一不小心便睡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劉富貴猛然從夢中驚醒,發現天已經暗了下來,周圍更是漆黑一片,就在這時,屋外忽然刮過一陣寒風,屋門被吹的「吱呀」一聲打了開來。

劉富貴凍的發顫,連忙就要下地關門,然而卻見門外霧氣繚繞,似有一黑一白人影緩緩而至,還未等劉富貴反應過來的時候,那雙影已然來至跟前,二話不說便甩繩將劉富貴捆住帶走了。

劉富貴只覺得渾身輕飄飄的,想要開口說話也無法出聲,緊接著便是一陣眩暈,當他再次睜眼之時,發現自己竟在一處大殿之中,大殿上有一長胡男人正襟危坐,此人不怒自威,見到劉富貴厲聲喝道:「劉富貴,生前作惡多端,今罰其為驢,待悔過之日,方可為人。」

正說著,殿上男人大手一揮,劉富貴便飛了出去,霎時間意識全無。

變驢

劉富貴幽幽醒來,一股刺鼻的臭味傳入鼻腔之中,忍著胃部不適,劉富貴緩緩睜開了雙眼。

身下是又幹又硬的雜草,眼前是一排排腐爛發臭的木柵欄,身旁偶有「咿咿呀呀」的聲音傳來,還有什麼東西一直掃著他的後背,又癢又刺撓。

劉富貴扭過頭一看,差點嚇了一跳,眼前正有一頭驢正盯著他,那驢一臉不屑的瞅了他一會兒,便扭身朝其放了個屁,這一下,劉富貴覺得自己渾身毛髮都被吹起來了。

劉富貴啐了一口,連忙便用手捂住口鼻,卻發現自己的手竟猶如驢蹄一般,劉富貴大叫著,他想問問究竟發生了什麼,可他口中不是說的人語,而是一陣陣驢叫聲。

劉富貴心沉了大半,想起先前做的那一場夢,方知自己以為的大夢一場,原來竟是真的,不由得心生恐懼,忍不住又「咿咿呀呀」的叫了起來。

這聲音讓驢棚中的驢紛紛起了勁兒,一個個都跟著他叫喚了起來,此起彼伏的聲響,引來了驢棚的主人,不一會兒就見有一身穿粗布麻衣的男人,手中揚鞭趕了過來,其他驢見狀紛紛停止了啼叫,唯有劉富貴仍在那裡感歎命運的不公。

男人見狀,一鞭子抽在劉富貴的驢身上,劉富貴疼的「咿呀」一聲叫,瞅著面前不懷好意的男人便撞了過去,然而前有柵欄,後有圍牆,劉富貴不僅沒撞上去,還被狠狠抽打了一頓。

劉富貴一臉幽怨的盯著面前的男人,男人卻是全然無懼劉富貴的目光,再一鞭子下去,便使勁牽著劉富貴出了驢棚,並命令其拉磨幹活,劉富貴是誰,他可是養尊處優的大員外,哪裡受過這樣的苦。

男人見他杵在磨前不動,又是幾鞭子下去,劉富貴連忙「咿咿呀呀」叫著幹起了活兒,幾日下去,劉富貴學會了看男人臉色,幹起活兒來也是勤勤懇懇的模樣,也因此男人多給他吃了幾頓。

不過劉富貴仍舊是心有不甘,如今他成了一頭驢,妻子又該如何?其他驢見劉富貴得了便宜還故作神傷,不禁心生嫉妒。

這天劉富貴幹完活回驢棚,身邊一頭驢斜眼看了他一眼說道:「哎,我看你天生富貴命,肯定受不了這樣的生活吧。」

劉富貴聽那頭驢這樣問,以為它知道些什麼,連忙回頭去看,片刻後才說道:「你怎麼知道,怎麼,莫非你有能力帶我逃離這裡?」

那頭驢張嘴「嘿嘿」一笑說道:「這個簡單,趕明兒,那男人再過來叫你幹活兒的時候,你就裝作無力的樣子癱在地上,我呢,我就大叫幾聲,這樣我就能替你幹活兒去了。」

劉富貴不知這頭驢為何這般為自己著想,不過想到自己能夠休息一天,便連連答應了下來。

到了第二天,劉富貴按照那頭驢的說法去做,果然逃離了幹活的命運,那頭驢則是被拉出去拉磨了,一連三天,劉富貴都用這樣的法子逃避過去,心中正暢意之時,便聽到男人說道:「真是中看不中用,這麼能吃,還不幹活兒,還不如把你拉到集上賣了!」

賣了?劉富貴一聽這話,嚇得一激靈,在這裡頂多就是幹幹活,倘若被賣了,難逃被宰的命運。

想到這裡,劉富貴再次「咿咿呀呀」的叫了起來,男人覺得煩,說時遲那時快,便將其拉到集上交給了一個男人,準備將他賣出去。

又見妻

劉富貴被明碼標價放在集上,雖然僅售十兩銀子,可買主見其垂頭耷腦的樣子,一副沒有精神的模樣,都是搖頭離開,一連三天都無人肯買。

這天賣家出攤,剛好見一貴婦人路過,連忙給了劉富貴一鞭子想要引起貴婦人的注意,劉富貴痛的「咿呀」大叫,貴婦人嚇得慌忙扭過頭去。

一人一驢四目相對,劉富貴這才發覺,面前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妻子柳氏,只是妻子此時肚子圓滾滾,一副有了身孕的樣子,想起先前妻子被診出喜脈,劉富貴不禁樂了,他就要當爹了,可是如今自己卻...

劉富貴想到這裡,連忙哀怨的「咿咿呀呀」叫了起來,柳氏是個菩薩心腸,見到這頭驢這般對待,連忙就出手買了下來。

柳氏一路領著一頭驢回家,可把家中的丫鬟嚇了大跳,連忙接過驢說道:「夫人,你怎麼又自己出去了,如今老爺不在,您更應該好好照顧自己,萬一肚子裡的孩子出點什麼事兒,這該如何是好。」

柳氏卻是歎了口氣:「老爺他忽然消失不見,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官府人不幫忙,我只能自己出去找找。」說著,柳氏又看了一眼那頭驢,「這頭驢也是可憐,傷的那樣重」

旁邊小丫鬟卻是急了眼:「夫人,老爺不見之後,你把家裡的錢財大多都分給了百姓,如今家中米糧見底,錢財也不多,更是有一大家子要養,這頭驢買來養著,還不如吃了算了。」

柳氏歎道:「終究是我這個為妻的不好,倘若我嚴加管教,那些百姓也不會受到欺負,如今這般不過是報應罷了,小紅,現如今劉家確實困難,不如遣散眾人好了,倘若將來以後劉家再起來了,你們再回來也不遲。」

小丫鬟連忙跺腳道:「夫人,瞧您說的什麼話,我們一直受夫人你照顧,才有了如今差事,我們定會陪夫人您度過這個難關的。」

劉富貴聽著妻子和小丫鬟的談話,才知道原來自己走後,這個家竟發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心中難過之餘,也開始擔心自己被宰了吃。

這天劉家米糧見底,家中上下沒了口糧吃,小丫鬟便想著將驢宰了吃,劉富貴害怕,可又不忍心看著妻子挨餓,便只能嗚嗚哭。

當晚,柳氏做了一個奇夢,夢到那頭驢來到自己面前哭道:「媳婦兒,我是富貴,見此時家中困難,我甘願被宰,只是我希望能夠等到孩子出生...」

柳氏望著面前的驢一會兒是驢的模樣,一會兒又是劉富貴的模樣,心中焦急不已,想問問他究竟發生了何事,卻是一著急醒了過來,緊接著柳氏肚子一陣劇痛,小丫鬟聞聲趕來,見狀慌忙出門請來了接生婆。

第二天天微微亮,隨著一聲大哭響起,劉富貴趕忙出了驢棚去看,果然見接生婆懷中抱著一個男娃娃。

劉富貴激動的流下眼淚,心中不禁有些後悔,倘若自己沒有作惡,便不會變成驢,倘若自己沒有作惡,他定能與妻子一同撫養孩子長大,一直白頭到老。

正想著,劉富貴身上開始發生細微的變化,前腿慢慢化成雙臂,後腿也漸漸直立起來,沒一會兒的功夫竟恢復成了人形。

劉富貴激動萬分,也顧不得其他,連忙跑進屋中和妻兒團聚一起。

後來,劉富貴將自己經歷的種種一一告知妻子柳氏,柳氏不禁笑道:「老天爺一定是看在你有這麼一個好妻子的份兒上,給了你重活一次的機會。」

故事終究是故事,故事裡大多都有著圓滿的結局,可是在現實生活中並沒有後悔藥,選擇了一次便沒有回頭路了,所以說人這一生千萬不要做壞事,否則我們終將活在悔恨之中。

劉富貴經此一事,不僅改過自新,更是主動走到衙門說明瞭那日自己推到老太太的事情,只是衙門卻說從未有人報案,更不知曉城中何時發生過此事。

劉富貴不明所以,不過他也不再計較這些,自那以後劉富貴廣做善事,成了府上的大善人,更是與柳氏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