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洞房夜,新郎和壯漢互換身份,夜裡新娘樂壞了:換得好

宋朝嘉泰年間,平江府有個員外,名喚金錦鑫。此人好色成性,整日流連風月場所,與美女飲酒作對,可謂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金錦鑫三十歲那年,娶了鄰村楊家的女兒,楊靜韻,徹底結束了自己風流糜爛的生活。並非他痛改前非,而是這個楊靜韻過于剽悍,只要他夜不歸宿,定會遭到一番痛駡,連覺都沒法睡。每次回家,只要身上有胭脂的香味,都會被楊靜韻趕出家門。

久而久之,金錦鑫便和其他女子斷了聯繫,變得老實了很多。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剛踏實沒幾天,他便又動了歪心思。可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次竟讓自己賠了夫人又折兵。

故事還要從三個月前說起。那日,金錦鑫像往常一樣,偷偷瞞著妻子到鎮上喝花酒。怎料剛走到酒樓門口,就聽到一陣爭吵聲。金錦鑫臉色微變,正想破口大駡,怎料一扭頭,一道靚麗的身影映入眼簾。

街角處,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正在被三個痞子調戲。那女子身材勻稱,烏髮如漆,美目流盼,舉手投足間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味。金錦鑫見狀,趕忙帶人上前為其解圍。那女子本以為得救,怎料剛出虎穴,又入狼窩。

金錦鑫趕走三個痞子後,便和女子攀談起來。女子名喚靜芙,自幼父母雙亡,如今正借宿在姑姑家。交談中,金錦鑫動手動腳,欲輕薄靜芙。靜芙有些惱怒,一邊反抗一邊惱怒道:「公子請自重!」

言罷,她掙脫金錦鑫的束縛,頭也不回地跑走了。經過這個小插曲,金錦鑫也沒了喝花酒的興致。回家後,靜芙的身影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頭,看著家中彪悍的「母老虎」,他對靜芙的嚮往更甚。

經過打聽,他來到金錦鑫的家中,並見到了其姑姑。金錦鑫開門見山,他此番前來,就是提親的,他要把靜芙娶回家。這可把靜芙嚇壞了,連忙出聲拒絕,怎料金錦鑫緩緩向其姑姑伸出了五根手指,為其開出了一個無法拒絕的聘禮。

姑姑見狀,樂得合不攏嘴,當即同意了這門婚事。回家後,妻子楊靜韻氣了個半死,指著金錦鑫的鼻子罵道:「好你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把我娶回家玩夠,現在找年輕的了。你也不看看自己,不累死你才怪!」

金錦鑫態度堅決,甚至以休妻威脅楊靜韻。怎料楊靜韻這次老實了許多,嘟囔了兩句便回屋了。

時光如梭,眨眼間婚期已至。金錦鑫擔心妻子搗亂,便將其關到了後院,並派出了金家的頭號護衛,軻雲去接親。軻雲從小習武,身體強健,相貌俊朗,加上他忠心耿耿,保護金家從無二心,金錦鑫和楊靜韻都很喜歡他。

一路相安無事,怎料靜芙剛進門沒多久,軻雲便偷偷將金錦鑫拉到一旁小聲道:「公子,這一路上雖無危險,可遇到了許多狐狸,新娘子上轎子的時候,我隱隱約約看到了一條巨大的狐狸尾巴,我擔心今日可能有變,要不我去請個道士作法?」

金錦鑫聽後,心裡也直打鼓,便同意了軻雲的說法。拜完天地後,金錦鑫準備送新娘入洞房,怎料靜芙看起來非但不傷心,還對著他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想起軻雲的話,金錦鑫不由得打了個冷戰,愣在了原地。

到了傍晚,賓客一一離場。軻雲終于帶著道士回來了,道士剛進門就指著洞房道:「此處妖氣沖天,今夜怕會血染當場,恕貧道無能為力。」言罷,道士起身邊便走。

軻雲攔了半天,也沒能將其攔下。原來靜芙並非人類,而是一隻百年狐妖。她用美貌迷惑世人,靠吞食人心修煉,法力極為強大,一般道士根本不是其對手。

就在二人束手無策之際,房中傳來了靜芙的聲音:「相公,天色已晚,快快進屋歇息,莫要誤了時辰。」

那聲音尖銳無比,叫二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金錦鑫嚇壞了,看著身旁的軻雲,他眼珠子一轉,頓時有了想法。他脫下身上的新郎衣,將其遞給軻雲:「軻雲,咱倆互換身份,她定不會料到。進去後你可以殺她個措手不及,我相信你定能將那邪物斬殺,今日恩情沒齒難忘。」

軻雲一臉為難地接過衣服,不等他回答,金錦鑫便上前扒掉了他的外套,扭頭離開了。軻雲見他走遠,臉上恢復了平靜,不慌不忙地穿戴好新郎服,走進了洞房。當看到進門的是軻雲時,靜芙滿臉的驚喜。當得知金錦鑫和軻雲互換身份後,靜芙樂壞了,連連道:「換得好,換得好!」

原來,軻雲早已和靜芙私定終身。得知自家公子看上了自己的女人,軻雲整日茶不思飯不想。好在二人經過商議,想出來這麼個計謀,那個道士也是軻雲找人假扮的。

來到後院,金錦鑫心有餘悸地回到了楊靜韻的房間。怎料剛一進屋,楊靜韻就從身後抱住了他。金錦鑫心裡一暖,可妻子的話,卻叫他大吃一驚:「雲郎,這麼久了,你總算明白了我的心意,今日我那死鬼納妾,咱倆不要耽誤時間了,來吧!」

金錦鑫這才發現,自己穿著軻雲的衣服,楊靜韻把他認成軻雲了。金錦鑫只覺得頭上頂著一大片草原,他緩緩轉身,臉上陰晴不定。當楊靜韻發現自己認錯人,頓時慌了神。她手忙腳亂地穿好衣服,站在丈夫面前,頭也不敢抬。

尷尬之際,一道慘叫聲劃破天際。金錦鑫陰笑道:「你的情郎難逃一死!」楊靜韻大吃一驚,心裡頓時明白了七八分,趕忙出門往洞房裡跑去。

洞房裡此刻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血跡和抓痕,軻雲和靜芙卻都不見了蹤影。金錦鑫跟在其身後,緩緩道明瞭真相,還說軻雲定是被狐妖給叼走殺死了。楊靜韻癱倒在地,失聲痛哭。

後來,金錦鑫休掉了楊靜韻,自己則又過上了夜不歸宿的生活。不到半年,他便染上了花柳病,抑鬱而終。金錦鑫死後沒多久,有人在城外見到了本該死去的軻雲,他的身後,則跟著被稱為「狐妖」的靜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