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鹹菜配白粥!拾荒老婦「84歲突然離去」身旁無兒女 家中角落「驚見420萬現金」真相催淚:她愛的不是錢

擁有上百萬的積蓄,大多數人都會拿其中一部分來購物、大吃大喝、或是實現夢想等等。然而過去一位拾荒的老婦人卻出乎了大家的意料,她平時吃鹹菜、喝白粥,即使身體不舒服也不去醫院看病,生活中處處都勤儉節約,直到她84歲因病離去時,大家才發現她竟然擁有約新台幣420多萬的積蓄,更讓大家納悶:「擁有如此鉅款,為何還要每天省吃儉用?」

出身貧寒,幼時嘗遍苦難

1934年,在大陸江西的貧困村莊中,伴隨著響亮的啼哭聲,一個女娃呱呱墜地,這就是王添彩。

當看到又是一個女孩時,她的父親臉上頓時沒有了笑容,原因就是王添彩上面已經有了兩個姐姐。

儘管不高興,父親還是給她取名「王添彩」,即「增添光彩」之意。只不過在這樣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中,王添彩的日子註定不會好過。

在第二年,王添彩的弟弟就出生了,這讓一心求子的父母喜出望外。在當時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物資嚴重短缺,她的父母儘可能將關愛都給了兒子。有什麼吃的和穿的,都是先緊著兒子來。

幼年的王添彩,小小年紀就跟在姐姐後面挖野菜吃,身上的衣服只能撿姐姐穿剩的,即便如此,她身上的衣服也是一個又一個的補丁。

一系列的土地政策讓農民分得了良田,王添彩一家也分得了幾畝地。

這個時候,之前那種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一去不復返了。不過這段困苦的童年生活,也讓王添彩養成了勤儉節約的習慣。

直到一個人的出現,更是給王添彩黑白的世界帶來了色彩。

短暫的幸福生活

長大後的王添彩亭亭玉立,在別人的介紹下,她認識了鄰村的一個小夥子。兩人見面後互生好感,很快就結為夫妻,組建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雖然丈夫的家庭情況也不是特別好,但是丈夫吃苦耐勞,兩個人又十分恩愛。只要能吃飽穿暖,那些身外之物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沒過幾年,王添彩就生下來兩個女兒,從小遭受的待遇讓她未免有些擔心。但是好在王添彩的丈夫以及公婆都沒有那種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對這兩個孩子疼愛有加,一家子其樂融融地過了好久。

或許是由于自己童年時期的悲慘經歷,王添彩下定決心要好好照顧兩個女兒。她跟丈夫不捨得吃不捨得穿,給女兒們花錢卻十分捨得,只為給孩子們營造一個良好的家庭環境。

隨著兩個女兒逐漸長大,王添彩過著溫馨而幸福的小生活。她將家中打理地井井有條,丈夫在礦上努力工作,兩個人也存了不少錢,生活越來越有奔頭。

或許是命運的捉弄,短暫的幸福生活過後,王添彩未曾經歷過的苦難接踵而至。

接連遭受沉重打擊

王添彩是一個勤勞的人,常年的辛勞讓她閑不下來,在下地務農的時候也會將女兒帶在身邊。

有一次,大女兒正在旁邊玩耍,突然對著忙碌的王添彩說:「媽媽,我肚子疼」。當時的王添彩正忙著,便讓女兒先忍忍,後來女兒也不再喊疼,王添彩就沒怎麼在意。

過了幾天,大女兒又說自己難受,王添彩這才帶著女兒去醫院看病。

她本以為只是小病,誰知一個驚天霹靂直接打得王添彩幾乎站不穩:她的女兒,患上了一種很難療愈的病,並且時日不多了。

即使反覆詢問醫生還是獲得了同樣的答覆,王添彩也沒有放棄,帶著女兒看病,為此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然而王添彩的努力沒有獲得回報,她的大女兒在不久後還是走了。

大女兒的突然離去給了王添彩很大的打擊,不過還好,在小女兒和丈夫的陪伴下,王添彩最後從喪女的陰霾中走了出來。

然而,常言道: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命運又跟王添彩開了個玩笑,她的小女兒,也不幸患病,並在短時間內離去了。為了給小女兒看病,王添彩之前下的積蓄全都花完了。

接連被命運摧殘,王添彩眼中的光瞬間暗了下來。連著兩次遭受喪女之痛,王添彩簡直萬念俱灰,她開始了深居簡出的生活,不願與別人進行交流。

她的丈夫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就想盡辦法開導她,希望她能從傷痛中走出來。

王添彩的丈夫還很疼愛她,會給她買各種東西,哄她開心。當時,她的鄰居都羨慕地說:「 你可真是嫁了個好丈夫啊!

在丈夫的安慰下,生活中的不順被王添彩克服。之後有人催促王添彩趁年輕再要一個孩子,但是此時的王添彩不願再撫養孩子,就是因為她對兩個女兒的離去還是心存愧疚。

好在王添彩的丈夫理解她的痛苦,從不逼迫她做不願意做的事情。來自丈夫的愛溫暖著王添彩,讓她重拾了對生活的信心。決定調整心態好好過日子,夫妻倆的生活也慢慢走上正軌。

就在王添彩以為自己已經經受了最大的痛苦,以後會越來越好時,生活又給了她當頭一棒。

當時,王添彩的丈夫在礦上工作,每天都會按時回家,王添彩也會做好飯之後等他。

有一天,王添彩在門口左等右等,都不見丈夫回來,就有點擔心,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畢竟之前就有丈夫被一些事情絆住腳回不來的情況。

然而,這次,等到飯菜都涼透了,還是沒有人回來。

忽然門口傳來了聲響,王添彩還以為丈夫回來了,趕緊去門口看。結果,來了一群不認識的陌生人,見到王添彩後,他們直接表明是王添彩丈夫礦上的主管。

雖然已經猜想了最壞的後果,但當他們告訴王添彩她的丈夫在礦上遇難時,王添彩還是一下子就癱坐在地,她難以置信,為什麼老天奪去了她兩個可愛的女兒,如今,連丈夫也不給她留下。

而這些主管們也只能看著王添彩默默流淚,畢竟人不能復生。除了安慰的話,他們還留下了一個厚厚的信封。

王添彩拿著這筆錢,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如果可以的話,她寧願用這些錢來換回丈夫的性命。

兩個女兒離去,丈夫遇難,姐姐遠嫁,只有一個弟弟也甚少往來。此時的王添彩,成了一個真正的「孤家寡人」。

決定存錢的王添彩

丈夫離去後,王添彩常常呆坐在路口,不少人勸她改嫁,她不聽,堅持要為丈夫守寡。雖然日子難過,但是總要過下去,只是本就話少的她愈發沉默寡言。

同時,王添彩還想:如果不是缺錢,小女兒就不會因沒錢醫治而去世,丈夫也不用做這麼危險的工作。于是,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後,王添彩決定存錢。

丈夫遇難後,王添彩將礦上發放的撫恤金都放在了家裡。

白天,王添彩去幹農活,餓了,她就拿出自帶的饅頭就著鹹菜一口口咽下;渴了,她就喝涼水。糧食豐收後留下一小部分自己吃,剩下的她全部賣掉,然後將賺得的錢

每當逢年過節,家家戶戶都會興高采烈地備年貨。

王添彩的房子則將她與外界的喧鬧隔離開來,她這裡始終是冷冰冰的,自從丈夫走後,她從不過節。自己一個人的年夜飯就是鹹菜配白粥,或者饅頭,白粥也彷彿跟清水似的。

有時候,鄰居看她一個人可憐,就會送點東西給王添彩,幫她改善下伙食。漸漸地,王添彩被鄰居們的行動感化,不再不說話,只是精打細算的習慣一直沒改掉。

到了晚年,王添彩年紀大了,再也無法下田務農。

村裡的幹部看王添彩沒有兒女,無依無靠,十分同情她的遭遇,就專門為她申請了補助,讓她每個月都可以領一筆補助款。

每次到了發補助的日子,王添彩就顫顫巍巍地拄著拐杖去銀行,然後將錢取出來。

在她看來,這些都是自己的錢,放到銀行她不放心,只有在自己手中才安心,所以每次都要取出來放到家裡。

老年的王添彩依舊節儉,她的餐桌上永遠都是清湯寡水的白粥和一小碟鹹菜,桌上偶爾見一點葷腥和綠色蔬菜,還是鄰居給她送過來的,王添彩絕不會自己去買。

無法務農之後,王添彩沒有了收入,思來想去,她覺得拾荒賺錢是個門路。

于是,路邊就出現了一個弓著腰、駝著背的小老太太,還拄著拐杖慢慢悠悠地走著,當前方出現一個塑膠瓶時,她就極其艱難地蹲下身子去撿。這就是村民記憶中的王添彩。

由于長期吃鹹菜和白粥,王添彩營養不良,經常生病,她也不捨得去醫院看。

于是,生病了她就硬扛,實在不行了就去診所拿點藥,反正絕不多花錢。村裡的醫生偶爾會幫王添彩檢查身體狀況,當然,這都是無償的。

有一次,鄰居來給王添彩送東西,卻見大門緊閉,屋內也沒人回應。鄰居擔心她出事,趕緊破門而入,就看見王添彩躺在地上,旁邊就是拐杖。

于是,鄰居趕緊找人將她送到醫院,還墊付了醫藥費。當王添彩醒來後,映入眼簾的陌生環境讓她不知所措。

在鄰居的解釋下,她才知道自己是因為暈倒才被送到醫院,尤其是得知鄰居幫她交了醫藥費,她更過意不去了,當即就表示要出院。

醫生和鄰居都勸她,她的身體已經特別虛弱了,需要住院好好修養,否則後果很嚴重。

聽到這話,這個倔強的小老太太更激動了:「我生病都是吃點藥片就好,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反正我絕不住院」。

不得已,醫生只能放她出院,不少人都說她摳門摳到家了。

回到家後,王添彩就趕緊去給鄰居送墊付的醫藥費。她雖然摳門,但是絕對不會欠著別人的東西。

村裡有不少好心人可憐王添彩,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王添彩都拒絕了,她不喜歡接受別人的幫助,然後繼續回到自己的破房子裡吃著鹹菜。

後來,王添彩的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無時無刻不在與病魔作鬥爭。身邊的鄰居都勸她儘早去醫院看病,王添彩堅持不去,她怕花錢,尤其是一住院就花的更多了。

然而正是這個被人戲稱為「摳門摳到家」的王添彩,在走後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發現巨額財富

2018年,常年與疾病抗爭的王添彩還是敗在了病魔的手底下,在她84歲那年,永遠地離開了人世。

當她離開後,村裡的人就派人通知她遠房的親戚,同時村支書還帶著幾個人幫忙料理王添彩的後事。

下葬後,村裡的人帶著王添彩的親戚去她家中。

王添彩居住的還是那種老房子,推門後,滿地都是瓶和紙殼等廢品,儼然就是廢品收購站。

牆上還到處都是裂縫,窗戶還在向屋子內鑽風,很難相信王添彩在這裡居住了這麼長時間。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王添彩屋內的一個小角落裡,堆滿了黑色,就像一座「小山」。

在收拾王添彩房子裡的遺物時,一位村民順手打開了,裡面的東西讓他嚇了一跳,原來這竟是整整一袋子的現金,各種面額的都有。

他趕緊喊來其他人,當他們將那堆「小山」上的其他的一一打開時,才發現裡面竟然也是滿滿當當的現金。

大家趕緊封鎖了現場,然後去派出所報案。隨後,6個銀行的工作人員就到達了王添彩的小破屋內,在這裡熱火朝天地開始整理塑膠袋裡的現金。

令在場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王添彩存下來的現金,6個工作人員居然用了整整3個小時才清點完畢。

當結束的那一刻,在場的工作人員都如釋重負,終于將這些清點完了。而這堆紙幣的金額,高達97萬人民幣(約新台幣420多萬)。

依靠補助生活,每天都吃穀糠、吞野菜的王添彩,到底從哪裡獲得的這一筆鉅款呢?

很快,工作人員就在王添彩的房子裡發現了幾個日記本,也正是日記中的內容,為大家解開了謎團。

在王添彩決定錢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將每一筆錢都記在了日記本上。

最開始的時候就是王添彩丈夫的撫恤金,她一分錢都沒花,每當想丈夫的時候,她就拿出這些舊幣撫摸,再看一看丈夫的照片,彷彿丈夫還在她身邊。

礦上每個月還會給王添彩匯款,最開始的時候是現金,她就跟這些錢放到一起。

到了後來,銀行興起了存款業務,礦上就改用存摺來寄錢,王添彩每到匯款日,就親自去銀行把這些錢取出來,放到家裡才放心。

王添彩每年務農的收成不僅夠自己吃,還能再賣一部分。她把賣糧食所得的錢帶回來,然後裝到塑膠袋裡,放到自己的房間內。

年老的時候,王添彩用拾荒換來的錢維持日常開銷。政府給她發放的那些補助,她全都存了起來。

這一筆一筆的賬,都在日記本上有體現。隨著密密麻麻的數字增多,日記本換了一個又一個,王添彩塑膠袋裡的錢也越來越多。

王添彩每天省吃儉用,最常吃的就是鹹菜白粥。不知不覺中,她就存下了如此鉅款,但是,她從來都沒有想過去消費。

存錢,對她來說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而她存下的現金,也不單單是可以用來消費的紙幣,而是已經成了她思念女兒、思念丈夫的情感寄託。

為了留下這筆錢,王添彩節衣縮食,嚴重導致了她的營養不良。

當她生病後,為了省錢還不想住院治療,這讓她的病越拖越重,與她最後離去不無關聯。

按照當地規定,王添彩無兒無女,她離去的時候,也沒有留下任何的遺囑。這筆錢就屬于無主之物,應該收歸當地政府所有。

有不少人知道王添彩的事情後,覺得她精明了一輩子,每一筆賬都算得清清楚楚,存下了巨額財富。

還有人覺得她後半生過得糊裡糊塗,守著鉅款卻每天吃鹹菜,看病還捨不得花,錢也沒花完人卻沒有了。勤儉節約固然重要,但是過度的節儉也不可取。

王添彩勤儉節約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但是這種做法卻要因人而異。

其實,或許在王添彩看來,前半生經歷了的苦難,已經分走了她的心神。而後半生則是為了女兒和丈夫而過,財富對她而言早已不是追求的目標,存錢也只不過是她生活下去的一個寄託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