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古代的寶刀能夠削鐵如泥,現在的刀反而卻做不到了?

秋霜切玉劍,落日明珠袍。我們熟悉的大詩人李白還有一個隱藏身份, 那就是浪跡天涯的遊俠。

行走江湖,少不了武器傍身,李白的武器就是一把佩劍,作為當時天下有數的劍客,李白的武藝絲毫不遜于他的文采,而他對武器的要求也是十分嚴苛, 即使不能切玉如泥,也應當是同時期裡頂尖的寶劍。

在冷兵器時代, 武器的性能直接決定了部隊戰鬥力的高低,而刀作為歷朝歷代普遍裝備的短兵器更是集成了同時代最頂尖的科技成果,漢朝的環首刀,唐朝的陌刀,宋朝的樸刀無一不是其中的代表,這些文學作品中家喻戶曉的神兵利器又能否做到削金斷玉呢?

短兵之首

劍是百兵之君,而刀則是短兵之首。

在我國漫長的歷史發展中,劍因為製作成本高昂且實戰效果不理想而退出了軍隊制式裝備的序列,而刀則一直沿用了下來,時至今日, 佩刀仍然是軍隊榮耀的象徵。

雙刃為劍,單刃為刀,看上去劍無論如何都比刀要靈活實用,但是事實恰好相反,因為簡單粗暴才是戰場美學。

單面開刃的刀可以說將短兵器的威力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程度,重量、重心、長度、弧度、材質、工藝,一切影響性能的因素都被考慮在內, 可以說每一柄刀上凝結的都是一個時代的智慧。

從石器時代人類就開始使用石刀,在無休無止的戰爭中,刀這一兵器發生了無數次的變化,不過正是因為這些變化賦予了刀旺盛的生命力,也成為了文人墨客筆下神兵利器的主要載體,說到武俠小說中最著名的武器,屠龍刀一定有一席之地。

雖然不及劍那般的優雅,也不及長槍那般霸氣,但平平無奇的刀卻是存在時間最長的武器, 也許正是因為這份收斂低調和與時俱進的包容才讓刀有了無限的可能。

有時存在就是最好的證明,無論歷史上其它兵刃如何強盛, 但最後留下的才是人們的選擇。

從鑄造到鍛造

如何能夠得到一柄削鐵如泥的寶刀,自然要從煉鋼開始,但是在漫長的刀劍發展史中,使用鋼鐵為材料打造刀劍的歷史並不算長, 拋卻使用石材為原材料的石刀、玉刀,直接進入青銅時代。

因為原材料的特性,這時的刀劍只能用鑄造的方法生產,隨著技術的積累,到了春秋戰國時期,吳越一代誕生了諸如歐冶子、幹將莫邪等鑄劍大師 ,也鑄造出了諸如魚腸、龍淵等名留史冊的寶劍。

一次成型的刀劍雖然精美鋒利,但是硬度有限,雖然出土的不少青銅器都能夠輕易地劃開十幾張白紙 ,但是面對硬度相同的金屬時恐怕還是有心無力,更遑論鐵器玉石。

進入鐵器時代後,隨著冶煉技術的進步才有了千錘百煉的刀兵,聰明的古人很快就認識到了含碳量多少對鐵器性能的影響,並在前人的經驗上不斷歸納總結, 由此發展出了諸如包鋼、夾鋼、嵌鋼這樣的金屬複合工藝。

鍛打、淬火、開刃,刀身上下無一不是學問,也正是這些技術上的進步才讓削鐵如泥成為了可能。

武器的發展歸根到底是科學技術的進步,同樣的花費,古代的兵器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超越今天的兵器,哪怕是一把不起眼的水果刀, 其間包含的科技含量和工藝水準也是古代兵器無論如何也無法企及的高度。

封神之路

即使在今天的科技加持下,生產一柄可以砍斷鋼筋的短兵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可以說如果要量化生產這樣的武器裝備軍隊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那麼在遙遠的古代又是如何製造出這樣的神兵的呢?原因可能會讓人大跌眼鏡, 一方面確實有文學誇張的成分,但也並非完全沒有可能。

首先我們應該明確一個概念,古代對金屬的認知並不像今天這樣準確,有時的鐵並非是鐵,而金也未必是金,如果把時間拉倒漢匈交戰的那個年代, 中國確實有可能批量生產出削「鐵」如泥的神兵。

為了適應匈奴靈活機動的騎兵作戰,漢朝在武帝期間組建了一直訓練有素的騎兵部隊,他們的制式裝備就是後來赫赫有名的環首刀,刀身長達一米,採用百煉鋼反復捶打的寶刀一經面世便受到了朝野上下的追捧,其中不乏大夏龍雀與泰山寶環這樣的極品。 但即使是普通士兵裝備的環首刀也足以斬斷同時期匈奴人裝備的刀劍。

其實,環首刀所謂的削鐵如泥不過是一次科技上的碾壓,遊牧為生的匈奴無法開展大規模的冶煉,在面對手持百煉鋼打造的環首刀時,他們手上更多的是青銅乃至動物骨骼打造的武器, 即使是較為先進的青銅器在鐵器面前也不堪一擊,更何況落後的骨質兵器。

有時,人們想要的並不是真相,而是一個能夠支持自己的觀點的例子。

21世紀,我們應該選擇相信科學,今天可以輕而易舉做到的事情, 也許是古人窮極一生追逐的夢想。

削鐵如泥在古代是真的,也是假的,但今天我們實現了古人的願望,這就是科學的勝利。

結語

兵者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中國古人在追求神兵利器的同時也不斷警醒著自己,殺戮並非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時間上也只有人類會想消滅自己的同類。

也許在我們的歷史中真的存在過我們未曾見過的神兵,也許他們真的可以吹毛立斷,削鐵如泥,但我們要記住,好戰必亡的道理。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作為帝國的利劍,軍隊靠的不是什麼神兵利器,而是一往無前的勇氣, 這份保家衛國的萬丈豪情足以摧毀面前的一切強敵。

雖然削鐵如泥可能只存在于文人墨客的志怪小說之中,歷史上的真實情況也並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麼傳奇, 但是在我們的身邊確實存在著一支可以削金斷玉的鋼鐵之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