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數據測評 >

底特律巨頭的背水一戰

發布時間:2021-10-08作者:Helena 閱讀(0)

國慶在家休息,難得和老友組了一次酒局。想起六年前的一次聚會,第一次喝到作品一號(Opus One),美國酒王的魅力,對當時葡萄酒一竅不通的自己簡直驚為天人。

後來,作品一號成了我的啟蒙酒。它的誕生,來自一次勇敢的嘗試,美國人蒙大維與木桐老莊主羅斯柴爾德相識,共同打造了這款能將新舊世界風格融為一體的跨文化作品,傳承了波爾多的優雅,又凸顯了納帕的絕佳風土。

有意思的是,假期這幾天正在寫通用汽車的選題,突然想到,作品一號骨子裡的創新精神,和美系豪華品牌凱迪拉克可謂異曲同工。甚至可以說,凱迪拉克就是美國膜拜酒裡的作品一號,而另一個美系豪華品牌林肯所釋放的氣質,像極了同屬納帕陣營的嘯鷹。

凱迪拉克,被貼上“勇敢”的標籤很久了。

只是現在,凱迪拉克和它身後的通用汽車,被時代的大潮推著前行,都在經歷背水一戰的轉型冒險。為了打贏這場關乎生死的翻身仗,通用這幾年在全球進行了戰略性收縮,先後退出多個市場,還狠下心砍掉旗下的非核心業務,將戰場重點轉移到中國與美國。

這是通用的背水一戰。

純電動的ALL IN路線和近乎瘋狂的燒錢模式,又讓通用成了底特律最激進的老牌玩家。將“做自己認為對的事”作為電氣化時代的口號,通用一定程度上更是用今天換明天的打法,豪賭的終局很難斷言,只不過,代表整個汽車行業乃至全人類思考汽車長遠未來的出路,終究需要有人來思量。

風口浪尖

2020,是通用最具爭議的一年。

去年年初,通用宣佈加速撤離盈利能力有限的多個市場,還計畫在2021年底之前淘汰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霍頓品牌,從泰國撤出雪佛蘭,並將當地的羅勇府製造工廠出售給中國的長城汽車。而這一消息,距離通用將其印度的塔里剛等工廠轉手給長城還不到一個月。

其本質,是業務瘦身。

通用給出的理由,是節約成本,為了更好地專注于成長型市場,並聚焦在電氣化轉型和自動駕駛等面向未來的新業務。

可實際上,這幾年的通用一直在全球範圍內施行收縮戰線,試圖告別昔日大而全的攤子,逐漸向小而美的路線轉移。為了專注北美和中國等高利潤回報的核心市場,通用狠下心來陸續撤離了多個銷售疲軟和持續虧損的市場,明面上雖然是戰略收緊,卻讓業界有斷臂求生的無奈之嫌。

如此大規模的撤退,前所未有。

最壞的結果,通用或將只保留中美兩大市場。知情人士透露,多個市場體量較小的地區,通用在未來幾年也將採取相同的撤退行動,即使是那些尚未在過去五年完全撤走的品牌和銷售管道,並不排除在未來幾年被徹底“清退”或“放棄”的可能性。

砍掉的這些國家或區域,都是通用的非核心市場,這家公司都在當地遭遇銷量下滑、份額萎縮、工廠利用率低以及良性周轉難以為繼等現實困境。

戰略性收縮,在通用大本營美國市場也有上演。該公司曾經在2018年年底對外宣佈,作為轉型計畫的一部分,該公司將於2019年年底前裁掉15%的受薪員工,裁員人數將高達14700人。

通用保住了自己的基本盤。

一方面,通用的自由現金流一直很穩定,在2014到2019的五年時間裡,這家底特律巨頭創造了高達164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佔據其市值的46%。

另一方面,核心業務依舊十分強勁,全尺寸卡車與SUV、以及豪華品牌凱迪拉克的市場份額持續增長,且利潤率均要高於旗下的其它品牌和產品。

“超越特斯拉!”

兩個領袖,兩種風格。

在明面上,福特掌門人吉姆·法利用“尊敬”(respect)一詞誇讚特斯拉的行業貢獻,但作為馳騁底特律多年的鐵娘子,通用的一把手瑪麗·博拉在公開場合似乎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她多次使用了“超越”(overtake)一詞來宣揚自家公司的電氣化目標。

她甚至在最近的一次公開場合表態,當下的通用致力於提升電動汽車的市場份額,直到該公司在北美排名第一位。

毋庸諱言,基於融資和市值的考量,近年來叫囂著狙擊特斯拉的造車新秀不在少數,但直言想超越特斯拉坐上冠軍寶座的傳統製造商,除了遠在德國沃爾夫斯堡的大眾汽車,通用算是第二家。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隨機推薦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Copyright ©2021 www.dailydaily-up.com. All Rights Reserved.